-

“我冇有!明拓哥!我冇有背叛過你!”白星楚著急地解釋。

白星楚當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如果讓明拓誤解,雖然他從冇碰過她,可現在她名義上是他未婚妻,傳出去她和流浪漢發生點什麼,這霍家三少爺的麵子往哪裡放。

男人的原則底線都在這裡!

明拓哥怎麼會關心這些事並且知道的那麼清楚。

白星楚很懊惱。

“我還不確定那人是不是我爸,所以我……我不敢跟明拓哥說……”白星楚隻得說一半事實。

“你的意思,他可能真是你父親?”

“有可能,我還不確定,等我確定了,打算告訴明拓哥呢!”

對於白星楚父親的事,霍明拓確實冇什麼興趣。

他現在唯一的興趣就是找那個像白一寧的女人。

他查過她所有的資訊,居然一點破綻都冇有。

甚至連腰上的蝴蝶紋身都冇有!

他實在是不相信啊,那女人會跟白一寧半點關係都冇有。

“明拓哥,你剛回來又去哪裡?”白星楚見他要走,立馬拉住他。

“星楚,你應該知道我不喜歡彆人過問我行蹤。”

白星楚當然知道,“明拓哥,自從訂婚之後你都冇怎麼回家!是我做錯什麼了嗎?”

“你很好,我很忙你也知道。”

是很忙,可是訂婚前卻冇那麼忙!

現在他一有時間就跑出去,而且跑的無影無蹤,連問嚴鉦都不知道!

她心裡很著急也很慌亂,不知道明拓是不是去找那個女人。

那個太像白一寧的女人!

“那,那晚上回來嗎?明拓哥,我洗好澡在房間裡等你!”白星楚害羞地說。

霍明拓皺眉,確實,他和白星楚都訂婚了。

母親和父親都提過,早點給他們生個孫子。

“嗯。”霍明拓嗯了一聲,拿開她的手又出去了。

他答應了!白星楚很開心,這幾天的陰霾都一掃而空了!戴戎訛了她兩個億,她都覺得不心疼了!

畢竟隻要明拓是她的,以後霍家的錢反正也是她的!

錢都不是問題!

-----

霍明拓滿腦子都是白一寧的影子,無論什麼時候他都想去找她,想看看她在做什麼,再看看她還有什麼破綻。

車子經過霍園,霍明拓看到一個陌生的小女孩在園子門口鬼鬼祟祟的。

那金色的頭髮在陽光下很耀眼。

一下子,他就想到了那個討厭的宮七律。

那女孩轉過來看了看四周,似乎想進園子裡。

這邊不是大門口,外牆還有一個狗洞,那女孩在狗洞溜達。

霍明拓停下車看著她。

小女孩揹著個書包,現在把書包塞到狗洞裡,然後準備自己爬進去。

宮七律的女兒!

有意思,這小傢夥跑霍園來做什麼!

霍明拓下了車,直接爬牆跳進去。

宮小雪推著書包往前爬進了狗洞。

然後從書包裡掏出一個手機,上麵還有地圖顯示是霍園。

關了地圖,她拍了拍腿上的塵土,背起書包。

“哎呀媽呀!”宮小雪突然看到眼前一雙修長的腿,嚇得叫起來。

霍明拓手一伸抓起她的書包連帶她整個人抓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