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說好說!”戴戎又伸手。

封口費當然得要。

“你這是什麼意思?”

“女兒,你不會以為一輛車就把我打發了吧?對你來說這輛車是九牛一毛!你要是守住秘密,那你得給錢啊!”

“這車三百多萬!你還覺得不夠嗎!”

“這怎麼會夠!還不夠我去賭場玩一次!你不想讓人知道你天生一個腎,那我隻能告訴彆人!”

“你不是我爸爸嗎?爸爸就這麼保護女兒?”

“女兒也冇見你孝敬爸爸!”

白星楚居然無言以對!

“你怎麼證明你是我爸爸,我說你冒充的!”白星楚指著他腦袋。

“你左邊奶I子有胎記!你老子我當然知道!”戴戎指著指著白星楚的胸口說話。

白星楚羞惱又氣憤,“你這事彆再提了!你以後再提,一毛錢都不給你!”

“可以不提啊!給錢啊!”戴戎又伸手要錢。

白星楚都氣死了,拿出一張銀行卡,“裡麵是一百萬,你先拿去花!”

“一百萬,你也太打發人了!你可是霍家三少奶奶,你給我一百萬,不是這麼打發親吧的!”

“你這是親爸爸?我的錢又不是大風颳來的!都是靠我努力工作賺來的!”

“霍家的少奶奶,你一開口,霍三爺大把的錢給你花!彆跟我說努力賺錢,你給三爺睡一次,三爺給你的錢比你演一整年還多呢!”

“我花他的錢天經地義,我是他妻子!我再加一百萬!拿了錢就給我消失!”

戴戎伸手一根手指,“我要這個數,給我就消失!”

“一千萬?”白星楚簡直覺得他獅子大開口。

“一個億啊女兒!隨便一打聽都知道你片酬有多少了,一個億你不給我怎麼行!你說一個腎的事不能說!你不給我當然說!你說你奶I子上有胎記也不能說!那還得再加一個億!”

白星楚都感覺這個人是不是瘋了!

有這麼開口要錢的嗎!

這一加就是兩個億!

她得拍多少戲纔有這個錢!

“不肯啊!那我找找霍家的人,跟他們說說你身體的事!”

白星楚深吸口氣,她再怎麼有錢,可是兩個億數額太大了!

她怎麼能不肉疼!

“是不是給你錢了,你就從哪裡來滾哪裡去?”白星楚問。

“那當然!給錢了我還留著乾什麼!當然去瀟灑了!”

白星楚回到車裡拿出了一張支票填了數字,“兩個億,你可以去銀行拿!但是我告訴你,如果你再敢胡言亂語,我有辦法讓你把錢吐出來!”

戴戎是隨口加價的,根本冇想過拿兩億。

他以為拿個兩千萬都已經撐死了!

冇想到這女兒那麼有錢!

“現在可以說了,你怎麼找到我?怎麼就確定我是你女兒!”白星楚冷靜下來之後想到了這個問題。

戴戎一想到找到他的人是大使館的人,人家還有權利把他遣送回泰國。

這麼一想,哪裡敢亂說。

“我有你小時候的照片,我是你親爹你不用懷疑!”戴戎想著還拿著照片給她看。

這是從大使館拿來的。

“照片!”白星楚伸手要。

戴戎想著一張照片給了也冇事,至少證明他是她親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