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片場拍戲的時候都是魂不守舍的。

導演以為她是剛剛訂婚太開心了,有些得意忘形也就慣著她了。

中午在保姆車裡收工吃飯,經紀人就看到有個人男人鬼鬼祟祟地在車子邊上溜達。

這種猥瑣的大叔粉絲,他們早就見慣不慣。

“星楚在吃飯,這位粉絲請馬上離開!”樂海靈說。

“我找白星楚!”

“每個人都找白星楚!你們偶像要吃飯,吃飯的時間總要給她!”

“行,我等著!”

戴戎根據白一寧的指引找到白星楚太容易了。

白星楚吃完飯下來。

戴戎立馬起身過來。

白星楚的保鏢把他攔下來。

“星楚!說我啊!”戴戎指著自己,“我是你爸爸啊!”

白星楚聽到都覺得好笑了,現在的粉絲一個比一個瘋狂!

保鏢聽著也覺得好笑。

白星楚的養父可是霍家掌門人容爺!

這麼個流浪漢還來自稱白星楚的爸爸!

白星楚被保鏢護著直接走開。

“你奶II子上有紅色胎記!這地方我看過!”戴戎急了,生怕到手的錢飛了,高聲喊。

這裡可是劇組,他這麼喊,其他人都看過來。

白星楚臉色一陣白。

“你胡說八道什麼!快把這個變I態趕出去!”樂海靈立馬嗬斥保鏢趕人。

保鏢立馬把他架起來。

“你左邊的奶I子有紅色的胎記!肯定有!你不相信你自己看看!”戴戎更是急了,喊的更加大聲。

白星楚的左邊胸部的確有紅色的胎記!

白星楚的臉色難看死了,這人是不是神經病,這麼喊,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跟他做過什麼!

她自己有冇有胎記她哪裡會不知道,還用得著彆人和她說!

“不是吧!白星楚不是剛跟霍家三少爺訂婚嗎!難道這種流浪漢她也下的去手嗎?”

“莫非這流浪漢以前很有錢,白星楚已經下手過了?”

“誰知道呢!不然這麼私密的問題,他怎麼知道!那白星楚胸I部到底有冇有紅色胎記了!”

劇組的人都議論開。

簡清若吃完飯在躺椅上吃著冰棍當然也聽見了。

太有意思了,她都坐起身看戲了。

“星楚,我真是你爸爸啊!你不能趕我走!星楚!”戴戎被保安趕走叫得還很大聲。

白星楚的保鏢直接把人扔出去,守在門口不讓他再靠近。

白星楚經過簡清若身邊,看到簡清若憋笑的樣子簡直氣死了。

去洗手間上廁所。

外麵還有人在議論。

“都聽到了嗎?白星楚居然被一個流浪漢上過!乾爹都找上門來!”

“真的啊!我們也聽見了!流浪漢還說她奶……我都不好意思說!反正就是她胸部有紅色胎記!這地方肯定是看見了纔敢肯定的!”

“那霍家的三少爺不是戴綠帽子了嗎?”

白星楚砰的一下就踢開了門,“都胡說八道什麼!”

那群人八卦的人手都不洗立馬就跑了。

白星楚她們是不敢得罪了。

白星楚都氣死了,突然冒出個跟白一寧長一樣的也就算了!現在還冒出個流浪漢自稱是她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