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知道這是有大買賣了,立馬低頭哈腰地問:“你找人帶我來大使館,你想乾什麼?”

“你有個女兒,你不記得了嗎?戴戎?”白一寧拿出了梅坎給她的照片放到他麵前。

他叫戴戎,這女人也知道!

不知道她想乾什麼。

戴戎心裡想著。

“我女兒恐怕早就死了!她生下來身體就不好,花了我很多錢了!”戴戎說。

“她身體怎麼不好了?”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那如果我告訴你,你女兒冇死呢?”

“冇死!不可能!我女兒那時候身體很差!”

“你看照片,上麵的人是你嗎?”白一寧問照片上抱著小孩的男子。

“是我啊!我自己難道還認不出來!”

“那你懷裡的是女兒嗎?”

“對啊!”

“你女兒叫白星楚,是非常知名的演員,簡單說她是個大明星。”白一寧開了電腦,把螢幕轉到他麵前。

讓他看看白星楚現在光鮮的樣子。

“這個女的我廣告上看見過!她怎麼可能是我女兒呢!我女兒被我扔進孤兒院!後來孤兒院都冇了!”戴戎簡直不相信。

“你女兒生下來身體不好,是因為她先天性隻有一個腎對嗎?”

戴戎愣住,“你,你,你怎麼會知道這些!”

“白星楚就隻有一個腎,先天性的一個腎。她小時候生活在星空孤兒院,大概在十五年前,她被霍家領養,成了霍家掌門人霍邵容的養女。現在,她是霍家三少爺的未婚妻。”

戴戎睜大眼睛根本不敢相信啊!

“那她不是很多錢?”戴戎問。

“很多很多錢!你喜歡賭,賭個一輩子都花不完。這麼好的女兒,你不去認嗎?”

戴戎聽得興奮激動,“你們大使館的人太好了!還幫著我找到失散多年的女兒!”

“我們好,可是你女兒不一定會認你!畢竟你冇有證據證明她是你女兒!”

“有的!有證據!我女兒她胸上有胎記!紅色的圓形胎記!”

“這個地方除了她未婚夫,估計都冇人能看到。她不認你的話,我們也不能長期收留你,隻能把你還給泰國的賭場了。”

“彆!不要不要!是我女兒,總得管她老子!我這就去找她!”

“站住!”白一寧喊住他,“你知道,我能把你從賭場贖出來,也能把你送回去!如果你女兒不肯認你的話,就很麻煩了。還有,記住,你今天冇有進這裡,也冇見過我。”

戴戎在賭場生活了那麼多年,哪裡還不懂這些人情世故。

“小姐你放心,我冇見過你!”戴戎現在一心想找白星楚。

其他人,他纔沒興趣去瞭解!

白一寧這些年一直在找戴戎,卻始終冇找到。

原來戴戎因為賭輸了錢被扣押在泰國的一家小賭場常年打工還債。

-------

白星楚這兩天就睡的很不踏實了。

這兩天她都冇見到霍明拓!

一早醒來霍明拓早就不在家,聽說已經出門了。

訂婚宴當晚霍明拓也冇回過家。

聽嚴鉦說他在公司邊上的公寓休息了一晚上,一早又出門了,卻冇去公司。

這幾天心緒不寧的。

自從看到那個跟白一寧一模一樣的女人,她就慌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