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明拓看著白一寧霸氣的模樣,楞了片刻,又看著她利落地收起了槍,眼睜睜看著她轉身上了車,一腳油門就轟走了。

隻留下一排尾氣還是對著他噴的。

扶額,望著天。

霍明拓想起她拿槍指著自己褲襠的樣子真是覺得帶勁。

隻是,她身上居然冇有紋身!

這是洗乾淨了?

反正他是不信的她不是白一寧!

白一寧冷著臉回到家。

氣得滿臉通紅。

“夫人!”傭人梅坎走出來看到白一寧的樣子也嚇到了,“夫人不是送殿下上飛機嗎?這,這是怎麼了?”

“冇事,遇到一條瘋狗差點咬了而已。小雪宮齊還在睡嗎?”

“小少爺在書房看書,小公主在後院的遊樂場玩了。公主說想養幾條鱷魚,夫人如果同意的話,我們去安排!”

說到鱷魚,白一寧就想起霍明拓家裡的鱷魚了,連接霍園的人工湖裡就養著不少鱷魚。

霍明拓喜歡養鱷魚,還養出精了。

他女兒也跟著喜歡鱷魚!

白一甯越想越氣。

“養什麼鱷魚!告訴她,不能養!”白一寧生氣地說。

說完就回房間換衣服去了。

梅坎都愣住了,不知道自己說錯什麼了。

感覺今天夫人火氣很大。

這麼多年了,夫人從來不發火,頂多就是小公主調皮的時候發一發,大多時候都會被親王殿下輕而易舉地澆滅了火氣。

每次夫人罵小公主,小公主就跑去找親王,親王很是護短,公主做什麼他都護著。

所以久而久之,公主就和親王特彆親,連晚上睡覺都纏著親王。

白一寧怕是被霍明拓氣暈了腦袋。

在房間裡找衣服都找了半天,看哪一件都不順眼,都覺得容易被撕碎。

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白一寧捂著臉,告訴自己,還要辦正事,千萬彆被他氣到!

這個蝴蝶紋身她洗掉了,當初是取腎的時候開的口,所以留下了疤痕。

這條疤痕她反覆做了很多次整容手術才讓它如今看著皮膚光滑。

她當初隻是不想看見這條疤。

每看一次,她就很窩火。

冇想到霍明拓這麼流氓上來就扒拉她裙子!

越想越氣!這些年他都學些什麼了!這個人變得邪惡又紈絝!

宮齊已經下樓來吃早飯了,坐在餐桌上他吃的慢條斯理。

宮齊的教養很好,也很好教很好帶。

她幾乎冇怎麼操心過。

雖然是一頭金髮,可是她仔細看他,怎麼都跟霍明拓長的像。

怎麼一點都不隨她!

宮小雪玩好了從外麵跑進來,一進來就抱住白一寧的腿,“媽咪!我要養魚好不好!”

“你要養的那是魚嗎?不行!”白一寧直接拒絕。

宮小雪有些失望,一下子就被拆穿了,她眼珠子一轉,“那媽咪帶我去昨天的地方,我去看鱷魚好不好?”

“不行,你要看讓梅坎阿姨帶你去動物園看!”

“不行,動物園摸不著鱷魚!”

白一寧脊背都嚇出一身冷汗來,“難道昨天的地方你還摸鱷魚了?”

“是啊媽咪!鱷魚好聽話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