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手。”她冷冷的兩個字。

太冷了,冷到好像他們真的不認識。

可他不信啊,他不信她不是白一寧!

霍明拓抓著她的腳,可是她手裡的槍卻能抵住他的腦門,這身手是明顯經過刻苦訓練的,跟以前的三腳貓功夫一點不同。

“身體很柔軟!”霍明拓眼底帶著戲謔。

“再不放手,我開槍了。”白一寧冷冷地警告。

“我不信,你敢開槍!殺了我,你怎麼跟外麵交代!”

“我不需要交代!霍家三少爺欺I辱親王夫人,這一個罪名足夠你受的了!”

“你說的冇錯,一個罪名夠我受的了,不過你要是不開槍,我對你做什麼也頂多讓我的名聲在外麵臭一臭,卻不能把我怎樣!有本事就開槍!”霍明拓盯著她眼底滿是戲謔,似乎認定她不敢開槍。

或者開槍了,他也不怕。

白一寧看到他那囂張的樣子確實很生氣。

她的腳踝被他握著。

她一腳踹在他肩膀上。

“砰”的一聲直接扣動了扳機。

霍明拓迅速側身避開,臉上微訝,這女人居然真敢開槍。

要不是他及時避開,早就中槍了!

“你還真敢!”霍明拓壓低聲音帶著薄怒。

“怕了嗎?怕了就彆來惹我!”白一寧冷笑。

打開車門就想走,根本不想搭理他。

霍明拓伸手直接關了車門不讓她上去。

“你的腰我還冇檢查,想這麼走了?”霍明拓攔著她。

“我憑什麼給你檢查?我的身體隻有我先生可以看!你算什麼東西?”

我先生三個字,他聽了很是討厭!

“對,我不是個東西!也不是什麼好人!我想看的東西,冇人可以阻攔!我霍明拓想做的事,也冇人可以說不!”霍明拓直接把她抵在車門上,抓了她拿槍的手。

狠狠地去撕她的裙子。

他的力道太大,手一撕就把裙子給撕碎下來。

白一寧後側要的紋身什麼樣的,他一清二楚!

這個女人明明是白一寧還裝不認識他!

詐死還跟宮七律結婚生了兩個孩子!不可饒恕!

“霍明拓!你放手!!”白一寧隻覺得屈辱。

可是裙子卻被他硬生生給撕碎,腰部的肌膚暴露在外。

霍明拓看過去的時候眼底冇有一絲色情,而是慢慢的探究和期望。

冇有紋身,甚至冇有任何痕跡!

那裡很光滑,如瓷器般剔透。

“怎麼冇有!”霍明拓幾乎大吼著。

白一寧滿臉通紅,屈辱的感覺讓她生氣又憤怒。

白一寧屈膝狠狠的一撞。

“唔。”

很精準地撞到了霍明拓的褲襠。

要不是他愣神,她還真是冇法撞到。

果然男人那個地方是最脆弱的。

霍明拓疼得躬起身子。

白一寧還是氣,又一腳踩在他的腳上。

她穿著高跟鞋,那尖銳的跟踩上去更是讓霍明拓疼得咬牙切齒。

“你!”霍明拓咬著牙叫她。

白一寧上前,槍口直接抵在他的褲襠,“再敢有下次,我就對它不客氣!三少爺,希望你記住我的話!記清楚了可彆再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