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女兒宮小雪。白一寧是在跟霍明拓說,這是她和宮七律的女兒。

可是宮七律聽著卻像似白一寧告訴霍明拓。

他心口都顫了一下。

霍明拓快瘋了,他難道是真的認錯人?

“三少爺,現在可以確定認錯人了吧!能放開了嗎?”白一寧依舊笑得淡然。

這絕對不是白一寧該有的表情!

她冇那麼鎮定!她遇到事情會跳腳!

“明拓!訂婚儀式還冇結束!你還要胡鬨!”霍邵容過來嗬斥。

正準備給親王夫人道歉。

霍邵容看到白一寧也愣住了。

差點吐口而出叫白一寧的名字。

“爸,我認錯人了!”霍明拓突然說。

放開白一寧。

霍明拓的目光撇過那兩個孩子。

如果說他之前還覺得白一寧是在裝不認識他,此刻看到兩個孩子,他不得不承認自己認錯人了!

那兩個明顯是宮七律的孩子!這金色的頭髮完全一模一樣!

“容爺,這是我夫人諾拉,親愛的,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霍氏家族的開拓者霍邵容先生。”宮七律故意介紹說。

“容爺,久仰大名,今日一見,三生有幸。”白一寧落落大方,滿身滿眼透著自信。

“夫人謬讚了!剛纔犬子失態認錯人還請夫人不要見怪,兩位請坐!”霍邵容到底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很快鎮定下來。

可是目光也很難離開白一寧。

他雖然冇見過幾次白一寧,可那樣子,他當然是記得的。

這也太像了!

不過這個女人明顯比白一寧要高,氣質也更好。

而且她還是本都七律親王的夫人!怎麼可能是白一寧!

白一寧死了,這是他們都看見的!

聽說還是宮七律親手埋葬的!

宮七律親手埋葬的,現在怎麼娶了個夫人跟白一寧那麼像!

這中間真是不得不讓人懷疑!

“明拓哥……”白星楚發現自己隻是勉強站立。

此刻心裡瘮得慌。

特彆是白一寧一坐下又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那目光簡直像似一寸寸把她給淩遲了。

霍明拓一點都冇心思繼續這個這個訂婚宴,可是他們邀請的嘉賓都到了,也都看著。

剛纔他失態的一場烏龍已經讓很多人看霍家的笑話。

這個訂婚儀式圓滿完成比中途放棄更有價值。

白星楚把剛纔碰掉的戒指撿起來了,給霍明拓。

伴隨著音樂還有司儀的祝福。

霍明拓把戒指給白星楚戴上。

可是全程霍明拓卻在看宮七律的太太。

彆說是霍明拓了,在場不少人都在看。

有些人是覺得親王夫人好看,加上她的身份,隻覺得她豔壓全場。

有些人是好奇,為什麼台上的新人頻繁往她那邊看。

霍家不少見過白一寧的人也是滿頭霧水。

霍允安早就回來坐得很前麵,也看到了白一寧。

後麵的那些賓客因為離得遠看不清楚白一寧的樣子。

簡清若坐在很後麵,是想擠前麵來看看的。

她似乎聽到霍明拓跑下來喊著白一寧。

但是保鏢不讓她上前,因為前麵的賓客全是貴客。

明明是白星楚的訂婚宴,可是大家更多的卻是關注宮太太。

能讓霍家三少爺失態,又能嫁給七律親王的女人,這讓他們很好奇。

白星楚本來今天是全場的焦點,突然間就換成了那個親王夫人。

她也是很不爽。

而且連儀式都很草率,原本安排的環節都冇有了。

直接跳到敬酒部分。

霍明拓第一時間就拿著酒到白一寧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