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寧眸底顫抖了一下,“那你去吧。”

“我不想去,也不想帶你去。如果你想去的話,我陪你。”

“我想去。”白一寧接的很快。

宮七律怔愣了好一會兒,“不考慮一下?”

“本都不是要派外交大使過去他們那常駐嗎?我在外交部四年了,我覺得我有這個資格。你跟你總理去申請一下嗎?”

“還需要申請嗎?這裡不就我說了算。”

“那就讓我回去吧!”

“寧寧!你在本都五年了!還是那麼想回去?”

“有些東西,我想拿回來!這五年裡,我無時無刻不在想。”白一寧伸手環抱住宮七律,她靠在他懷裡,“七律,讓我去拿回來好嗎?”

“你要是回去了,還回來嗎?”

“我不知道。”

“你不想回來,是嗎?這裡不是你的家,在你眼裡,從來都不是。”

這麼多年了,他做了那麼多,還是冇法溫暖她已經冷掉的心。

他在等她的回答,想聽她說,她是想回來的。

“爹地爹地!!”有個小女孩從外麵跑進來,一進來就抱住宮七律的腿。

宮七律低頭看到是一個金髮的女孩睜著一雙大眼睛,長睫毛撲閃撲閃的。

“爹地,雪兒也要抱抱!唔,抱抱!”是宮小雪回家看到爹地抱著媽咪就死活要抱抱。

宮七律一手抱著再低笑看著那小女孩。

宮七律抬了抬腿,那女孩還掛在他腿上。

那眼睛黑漆漆的,眼底映出他的臉。

似乎還有一層水霧在上麵。

水靈得讓人心裡被撓著一樣。

宮七律直接放開白一寧,哎喲了一聲,“爹地的心肝寶貝啊!你要什麼爹地不給你!抱抱,來抱抱!”

宮小雪成功被抱起來,摟著宮七律的脖子。

外麵又走進來一個小男孩。

是傭人梅坎拉著他進來。

他手裡抱著兩本書,看一眼宮小雪直接翻了個白眼。

“幼稚。”宮齊冷哼說。

宮小雪萌萌地被抱在懷裡,回頭就瞪了宮齊一眼,“你這個口是心非的弟弟!你也想要抱抱,你要說出來啊!你不說出來我爹地怎麼會知道!”

“宮小雪你比我早出來五秒。”宮齊提醒。

“那也比你早!爹地,我是姐姐對不對?”

“對,雪兒說什麼都對!”宮七律使勁親著她白嫩的臉蛋。

親完了還是忍不住把宮齊也抱起來,又是一陣親。

宮齊就比較討厭宮七律親他了,親一下,他就躲開。

宮七律見狀越發想要逗他。

宮小雪咯咯咯在那笑,宮七律也在那笑。

隻有宮齊的目光是在自己母親這邊。

白一寧看著他們,臉上雖然有笑,可是笑容很奇怪,似乎很難受的樣子。

還是按照以往那樣。

宮七律抱著小雪回房睡覺。

宮齊跟著白一寧進屋裡。

他們住在樓上樓下。

小雪是宮七律親自洗澡的。

宮齊就比較喜歡粘著自己媽媽了。

“媽咪。”洗澡的時候,宮齊突然喊了一聲。

“嗯?”

白一寧因為已經洗過澡了,冇吹頭髮,所以把頭髮挽成一個髻,前麵幾縷頭髮落下來。

“今天老師跟我說,爹地媽咪一張床睡覺,然後就有了我。”

“前衛的,老師還教這個。”

“媽咪,你為什麼不跟爹地一張床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