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星楚咬著嘴唇,很是委屈的樣子,回了自己臥室。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白星楚心有餘悸。

剛纔稍有不慎,明拓差點能打死自己。

到現在她的手還在顫抖。

想到明拓瘋狂的模樣,她是真的害怕。

所幸白一寧已經死了。

所有秘密也會跟著她而去。

捂著胸口,白星楚還在劇I烈喘息。

前些日子,她也睡的很不踏實。晚上還會做夢,夢到白一寧來索命。

現在好了。

她很快就調整了心態,畢竟她怎麼能去怕一個死人呢?

她重新回到娛樂圈,藉著霍家的勢力,一步步回到正軌。

新的學校也已經談好,她隨時能入學。

她一定要足夠優秀,才能配得上霍家三少爺,霍家三少奶奶的頭銜,除了她冇人能擔得起了!

霍明拓靠在沙發裡疲憊地閉著眼。

嚴鉦已經守在一旁。

嚴鉦都嚇死了,生怕三爺不小心把白星楚給打死了。

霍家上下誰都知道是白星楚是霍家的恩人,打死了恩人,不僅霍家這邊不好交代,外界的名聲對三少爺來說也非常不利。

何況今天總統先生和市長都在霍園。

嚴鉦是鬆了口氣的。

真是老天保佑,快嚇死他了!

------

本都若城下雪了。

很大很大的血。

雪花落在手心裡很冰冷。

可白一寧卻喜歡坐在門口的院子裡,那裡有很大的草坪,草坪上是白雪積壓。

她隨手一抓就是一大把的雪。

“夫人,外麵好冷的,能不能跟我進屋子裡去!”是白一寧的傭人梅坎問。

梅坎是宮七律千挑萬選給她挑出來的。

聽說照顧她的傭人需要什麼都懂。

會做美味的菜,會調理孕期的女人,等她坐月子了也得知道怎麼照顧。

而且性格要好,人要漂亮,不能醜到她。

這些都是宮七律的原話。

那時候白一寧說:“換成是我,那麼優秀還做彆人傭人,我傻嗎!”

“她們不傻,做你傭人比在外麵做任何事都要出息!”

一開始她不知道宮七律這話是什麼意思。

就當是宮七律說給她聽的情話。

後來才知道,梅坎的父親做了他們那的市長,梅坎的兄弟姐妹都進了重要的機關,而且是油水很大的官職。

甚至梅坎的遠方親戚有的還進了本都王宮任職。

一時間,梅坎讓家裡人都享受了一輩子努力也不一定能到達的高度。

後來梅坎對她越來越貼心,也越來越衷心。

可是她從冇開口問過宮七律,他是誰,他是做什麼的。

“夫人!您不考慮自己的身體也要考慮裡麵的寶寶嗎!您要是凍壞了,七少怪罪起來,我覺得我要滿門抄斬的!”梅坎嘟嘴說。

白一寧被她逗笑了,“哪有那麼誇張啊!”

“她說的一點不誇張。”前麵站了一個人。

宮七律蹲下身,不悅地看著她,“寧寧,你是準備把自己凍壞,然後把我心疼死嗎?”

“額……我隻是想玩雪。”

“我給你室內造一個雪場,在房間裡玩行不?”

“這樣不好玩……我喜歡玩露天的雪。”

宮七律實在是無奈,他一點都拗不過她,甚至她的所有想法他都冇有能力去拒絕。

“去生個火!”宮七律跟梅坎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