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推我,我掉下去,現在她走了,你怎麼都賴不上我!我真有錯,有霍家會懲罰我。你算什麼?”

“會的!會有那麼一天的!遭報應是遲早的事,彆心急,遲早能等到!”簡清若冷冷地說:“所以在遭報應之前彆來找一寧,一寧的墓地比你的心乾淨太多,彆再弄臟這裡!”

“我懶得跟你說!”白星楚直接從她身邊走開。

簡清若伸手攔住她。

“你乾什麼!”

“把你的曼陀羅花拿走,我們家一寧不喜歡。”

“我送給她的,不喜歡也得收著!”

簡清若聽到這話是真的氣。

為什麼上天那麼不公平,這麼惡毒的人活得好好的!

一寧那麼好的人卻早早離開人世。

“白星楚!不怕我用曼陀羅花再毀你一次容嗎!”

白星楚睜大眼睛,“原來是你!”

“是我!我也不怕你!告訴你白星楚,這輩子我都會待在娛樂圈,有我的地方,我就跟你鬥個魚死網破!我連遺書都寫好了!隻要我死了,所有罪名都是你的!”簡清若是提醒她。

白星楚想把自己弄死,她就讓人把遺書公開。

直接把白星楚拖下水。

她也是告訴白星楚,她不怕她!

這一生,她都要傾儘全力為白一寧報仇!

她怎麼都忘不了,白一寧在手術檯上怎麼被欺負。

忘不了,白一寧是怎麼慘死在霍明拓的懷裡!

全是霍家的人害死了白一寧!

害死了她最好的朋友!

“你簡直是個瘋子!”白星楚居然不敢去看簡清若的眼睛,她甚至有些害怕。

瘋了女人才什麼事都乾得出來。

她離簡清若遠遠的就行!

“白星楚,你不會做夢嗎?不會夢到白一寧來索命嗎!”

“又不是我殺她的!她來找我做什麼!”白星楚激動地喊。

心裡卻分明在害怕。

“你看看嘞,一寧在暗地裡看著你呢!”簡清若指著一個方向。

白星楚似乎真的看到一個人影。

她害怕地退後了幾步。

簡清若見了哈哈哈笑了,“看到了嗎?一寧一直跟著你呢!”

“瘋子!你這個瘋子!!”白星楚踉蹌地落荒而逃。

這個地方,她再也不要來了!

看著白星楚跑了,簡清若還在笑。

笑著笑著眼淚都出來。

看著冰冷的墓碑,簡清若又哭了,哭得肩膀都抖了。

“一寧,賤人被我趕跑了,以後她再也不敢來噁心你了!你在那邊要好好的!按時吃飯,按時睡覺,好好打遊戲,不要再找男人了,男人都不可靠的!”

“一寧,我真的不回來了嗎?”

“一寧,我好想你……”

簡清若蹲下身抱著膝蓋,哭得肝腸寸斷。

簡清若家裡很窮,小時候在學校,窮孩子總是容易被欺負。

她就是那個被同學欺負的對象。

有一天她被一群女同學圍住要她交保護費,她冇有,她們把她摁在地上毆打,扒I光她的衣服,把沙子塞她嘴裡,甚至還逼她喝II尿。

那一次,白一寧路過,把欺負她的四個女生挨個揍了一遍,讓她們跪下道歉,扒I光她們的衣服,也把沙子塞她們嘴裡。

嚇的那幾個女生哭著求饒,保證再也不欺負人。

簡清若還記得白一寧把她帶家裡,自己攢錢剛買的新衣服給她穿了。

她還說,若若,我有好多好多錢的。

我是白家大小姐呢!

後來她才知道,白一寧是早就被趕出白家,一個人跟奶奶相依為命,她也冇錢。

她的新衣服,是奶奶省吃儉用買的。

這麼好的人,為什麼是這樣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