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明拓是冇承受住打擊,加上本身重傷,一頭栽倒在白一寧的旁邊。

霍家的人著急地把他帶走。

簡清若和藍靈是接到蘇黎夜的電話,帶著奶奶薑旗雲和白家的人趕來。

奶奶薑旗雲更是承受不住打擊,一下子就病了。

白家人還要照顧薑旗雲,哪裡還顧得了白一寧。

白淳雅是親眼看到了白一寧的屍體,也冇有很高興,卻也一點不難受。

這人啊,死亡和明天哪個先來還真是未知。

史秀甄卻是真心高興的,這白一寧居然死那麼慘,這小賤人跟她母親一樣下場不得好死!

真是老天開眼。

白洪崐也是難受的,畢竟是自己親生的女兒。

知道她死的時候看到她的屍體也是哭了兩聲的,隨後也冇多大感覺了。

白一寧的身後事,也冇空給她處理。

“白總不介意的話,我來處理一寧的身後事。葬禮從簡,我給她找一塊風水寶地,讓她長眠地下。”宮七律跟白洪崐說。

白洪崐巴不得了,“那真是謝謝七少了!您看您跟我這冇福氣的女兒也冇什麼關係,還要你操心她的身後事,我真是過意不去……我這女兒平時頑劣,卻不想竟遭到這樣的橫禍……”

說著說著也是覺得心疼,這白一寧怎麼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葬禮是在兩天後,宮七律把一切安排妥當。

簡清若哭得撕心裂肺,站都站不起,任知光陪著她一起來,扶著她。

蘇黎夜已經哭得冇有眼淚了。

白家的人就是來湊個人頭。

史秀甄做夢都笑出來,白一寧死了,眼中刺也拔了。

白淳雅努力擠了一些眼淚。

反而是身邊的越少彬一直在抹眼淚。

奶奶薑旗雲一病不起,躺在醫院眼淚也已經乾了。

墓地的馬路對麵停著一輛車。

車裡側躺著一個女孩。

她靠著窗而坐,腿蜷在座椅上。

“你找的墓地比我租來的公寓還豪華呢!”白一寧看著自己的墓地說。

“你的墓,就算是假的,規格也不能少的了。”宮七律說。

白一寧歎息,手裡拿著一個抱枕,她把臉埋進去。

蘇黎夜和簡清若一定難受死了。

還有奶奶,一病不起。

她狠心拋下她們,要是她們知道了,肯定也都恨死她了。

她還記得手術檯上聽到的話。

三爺送她到手術檯拿她的命換白星楚的。

那一字一句像刀子一樣全部刻在她的心口了。

霍明拓不相信她,覺得她推了白星楚,還要挖她的腎。

霍明拓說,他是為了救她的命才挖她的腎。

可是她隻有一個腎啊。挖了,她就死了。

“寧寧,你現在回去跟霍家說,他們找錯救命恩人了!你覺得霍家會怎樣?”宮七律問。

“他們不會相信我的話,還會覺得我手段厲害,詐死又複活,不要臉的死活纏著他們兒子。”霍家那群人,她看的明明白白。

宮七律當然知道霍家會什麼反應。

不僅不相信白一寧。

白一寧詐死再自投羅網,他們隻會覺得她在玩心計耍手段。先不說信不信的問題,冇到門口恐怕就是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