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塵雖然不瞭解前因後果,但是聽他們說來,也瞭解的十有**。

“這世上有一部分人是先天性隻有一個腎。”夏塵說。

如果是這樣,那為什麼白星楚被誤認為救命恩人就很好理解了!

宮七律都覺得可笑了。

霍家的救命恩人被追殺,被迫害。

卻把一個冒牌貨當寶貝!

“七少,剛纔蘇少說了,是霍家三少爺要挖一寧小姐的腎!一寧小姐應該已經知道了!她一定很傷心!如果再讓她知道,小時候救三少爺的人是她。她會崩潰吧!”小薰說。

天哪,何止崩潰,簡直是絕望到極點!

宮七律都心疼死了。

“七哥,你先彆進去!她想見的不是你!”夏塵見宮七律想攔住他說。

宮七律急死了,“人到底怎麼樣了!”

外麵突然傳來吵鬨和打鬥的聲音。

“我們出去看看!”夏塵眉心一凜和小薰說。

頭頂上口一輛外來闖入的直升機。

接二連三的從上麵跳了人下來,外麵更是被重重包圍。

“霍家的人。”小薰說。

“這些人動作可真快!這是要把白家丫頭給逼死!”夏塵一抬手,吹了口哨。

房子四麵八方也出來很多人。

全部站到門口,把外麵的人給擋住。

又一輛車停下。

外麵想衝進來的人站成了兩排。

車上下來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頭上打著繃帶,半邊臉都是血。

嚴鉦想去扶他。

那人一把推開他。

“是霍家三少爺!”小薰說。

“看上去受了很重的傷!還要跑過來抓人!”

霍明拓從手術檯上醒來,不顧一切阻攔跑出來。

手裡拿著槍,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冇有他,白一寧跑到哪裡都會被抓到。

與其被父親抓到,不如他自己來!

至少在他身邊,他可以護著她!

“把人交出來!”霍明拓手裡的槍指著站在台階上的夏塵和小薰。

“三少爺是在指誰,讓我交什麼人?”夏塵走到手下前麵,盯著霍明拓。

“我未婚妻白一寧!把她交出來!”霍明拓揚手,手裡的槍指著夏塵的腦門。

夏塵身後的守衛立馬衝上前,手中的槍齊刷刷對著霍明拓。

霍明拓身後的霍家保鏢自然不示弱,也全部拿出了槍指著對麵的那群人。

“三少爺可知道你未婚妻現在是什麼情況?”夏塵問,又冷笑地說:“她快死了,你見了又怎樣。”

“你胡說!她好端端的怎會死!”

夏塵發現這三少爺的確不知道白一寧的肚子早被人開了口子,失血過多又感染髮燒根本活不了!

“他冇胡說!”身後的房間裡走出一個人。

是蘇黎夜。

他眼睛通紅眼中的淚水根本冇法控製。

他手裡抱著一個女孩。

那女孩渾身是血,臉色蒼白,像睡著卻又像死去一般。

霍明拓抬眼看到白一寧,幾乎一個趔趄,心裡被什麼東西狠狠撞擊。

所有人都讓開了一條道。

蘇黎夜抱著白一寧走到霍明拓麵前。

“你把她逼死了,你滿意了嗎?”蘇黎夜大聲地質問:“你們霍家把她逼死了,你們是都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