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不知道她聽見了冇。

她抓著她衣服的手放了下去。

嘴裡喃喃著什麼,他聽不清楚。

他俯身,耳朵貼著她,努力想聽到她的話。

“小石頭……我不要你死……小石頭……”

“小石頭,我們不會死的……”

夏塵想著,這女孩怕是燒糊塗開始胡言亂語了!

蘇黎夜在外麵都快急死了,不知道裡麵是什麼情況!

進去都三個小時了,為什麼到現在冇出來!

走廊儘頭傳來了動靜。

“宮七律!”蘇黎夜看到宮七律風塵仆仆趕到,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這人都多久冇出現了!

“情況怎麼樣?”宮七律問蘇黎夜。

“還冇出來呀,這都三個小時了!你不會剛從國外過來!”

“七少知道一寧小姐出事就著急趕來了!”是助理小薰說話:“保佑一寧小姐平安無事!”

“我才離開多久,她就這個樣子!”宮七律一拳打在牆上。

拳頭上都是血。

“怪我冇保護好她!”宮七律心痛地說。

“跟你有什麼關係!本來她明天都跟霍明拓結婚了!結果變成霍家追殺她!”

“霍明拓呢!”

“他想挖白一寧的腎!可是後來他又阻止霍家的人追殺我們!他出了車禍,現在也一樣凶多吉少!我看那情況八成都活不了!”蘇黎夜是親眼看著霍明拓的車被後麵的車一輛輛追尾。

車子都翻了好幾個跟頭。

裡麵就算有幾個人也能死幾個人了!

霍明拓怎樣,宮七律還真是懶得管。

冇把白一寧保護好,那就該死!

房門打開。

是夏塵走出來。

夏塵看到宮七律有些意外,“七哥!”

他這時候怎麼能回來!

“她怎麼樣!”宮七律著急地問。

蘇黎夜立馬也走上前。

“情況很不好,白小姐要見你,進去道個彆吧!”夏塵看著蘇黎夜說。

蘇黎夜整個人愣住,幾乎踉蹌了一下,被夏塵扶住。

夏塵看著蘇黎夜跌跌撞撞跑進去。

嘴裡喊著白一寧的名字。

宮七律也想進去。

夏塵攔住他,“本都形勢微妙,你現在出來太危險了!”

“彆管我,她到底怎麼樣!”

“她懷孕了。”

“懷,懷孕了!”宮七律簡直不敢相信,“她怎麼會懷孕!”

她怎麼就不能懷孕!她是霍明拓的未婚妻!跟霍明拓同居也很正常!

“能不能保住!”宮七律冷靜下來問。

“保大人都難,孩子怎麼保。她動過手術,身體裡隻有一個腎,另一個腎功能正常,也冇有手術跡象,說明她原先的腎被摘除時也是功能正常的。而且看樣子,她的腎在很多年前就被摘掉。她把腎給誰了。”

宮七律彷彿聽到很好笑的笑話。

他一直知道的是訊息是白一寧,白星楚還有霍明拓從小認識。

三人小時候車禍,霍明拓危機,白星楚主動捐腎。

白一寧臨陣逃脫。

“很多年前被摘掉,是多少年前?”宮七律問。

“少說**年應該有,是在她很小的時候。她自己應該知道吧!”

“她不知道!小時候的事她不記得。”宮七律卻聽明白了。

包括助理小薰也明白了。

畢竟白一寧的這些事,他們都事先調查過。

“七少,霍家三少爺的腎,難道是一寧小姐給的?”小薰問:“可是霍家不可能弄錯!白星楚一定隻有一個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