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黎夜原本就冇抱多少希望,聽到眼前的人一說,他立馬點頭,“在車裡!霍家的人一直在追殺我們!”

夏塵大步走到蘇黎夜的車子旁,打開車門看到白一寧渾身是血的躺在裡麵!

夏塵幾乎倒吸了口氣,傾身想把她抱出來。

蘇黎夜戒備地擋住他,“你做什麼!”

“我也是醫生,我能救她!你放心,她的命我們會不顧一切地救!”

夏塵才說完,頭頂就有直升機飛過。

“霍家的人追來了!”蘇黎夜看到直升機就戒備。

“那是我們的飛機!”

直升機緩緩降落。

夏塵把白一寧抱起來。

直升機上已經跑下來幾個醫生,把白一寧抬走。

“去哪裡!我跟著去!”蘇黎夜說。

“可以,你跟上!”夏塵說。

回頭又和跟在身後的秘書交代:“所有人對今天看見的事保密,誰傳出去,後果自負。”

“夏總,我知道了!”秘書很謹慎地點頭。

甚至不敢去看剛纔被抬走的白一寧一眼。

總裁不想讓他們看見的東西,他們都不敢去看。

飛機上,蘇黎世親眼看著那個夏塵戴上上了口罩,拿起手術刀。

他要給白一寧的傷口暫時縫合止血。

再這麼下去,她要失血過多而死。

原來這個夏塵冇騙人,他真是醫生!

蘇黎夜看到白一寧緊皺的眉頭慢慢鬆開,然後睡得安穩起來。

蘇黎夜有很多話想問,卻不知道從何問起了。

為什麼他一來,夏塵就說白家大小姐有難。

飛機落在一傢俬人豪宅。

一落地。

就有一排傭人還有一排護士醫生在等著。

白一寧一抬下來就被抬了進去。

夏塵拿掉口罩跟蘇黎夜說:“白小姐情況很危急,剛纔是緊急縫合,她的傷口已經迅速感染,還要拆線重新處理。因為路上顛簸失血過多,要給她緊急輸血。生存概率是多少我不敢保證,但我會儘力而為!”

蘇黎夜現在隻能相信他,“謝謝!一定要救她!求你一定要!”

夏塵點頭,“在外麵等訊息!”

在這個房間裡的醫生全都是業界頂尖人物。

夏塵雖然貴為本都集團的總裁,但是他自小跟著父親學醫,醫術更是在業界得到權威公證。

業界的醫生見到他都喊夏醫生,而不是夏總。

這個本都總裁,夏塵也不過是代理罷了。

真正的老闆並不是他。

“夏醫生,全身檢查出來了!我們發現病人隻有一個腎!”

“夏醫生!情況很不對!病人懷孕了!這麼下去,孩子肯定保不住了!”

夏塵的確冇想到她居然懷孕了!

而且她少一個腎,顯然是手術摘除的!

“病人體溫不對,病菌感染已經開始發燒!”

所有一切壞的情況全部聚到一塊了。

夏塵看著手術檯上的女人歎息,“真是可憐的孩子!”

白一寧一直是能聽見外界的聲音,隻是她睜不開眼。

聽到說她懷孕的時候。

她是很努力很努力才睜開眼。

抓住夏塵的衣袖,“救救我……我要跟我寶寶一起活著……”

“抱歉,你的孩子我們救不了。我隻能救你!”夏塵遺憾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