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小三生的女兒,她是半點不喜歡!

人品好也就算了,問題這個人品行也很有問題!

“奶奶,我已經很委屈了,你就不要罵我了……”白淳雅說著說著又哭起來。

任何她想要的男人,她根本就冇失手過!

和白一寧那麼多年的男朋友她都搶過來了,何況三少爺跟白一寧纔多久啊!

“媽!”白洪崐突然跪下抱住薑旗雲的腿,“媽,您一定要救救兒子,救救我們!這三少爺興師問罪起來,我可承擔不起!”

“婆婆!不知道三爺會怎麼對雅雅!您再怎麼不喜歡我!她也是洪崐的女兒啊!您可不能見死不救!”史秀甄立馬也跪下了。

“我這把老骨頭了!你們這麼不讓我省心!白淳雅要不是我孫女,我早打死她!”

薑旗雲說完,白淳雅就嚇得意激靈。

這話,他們都信。

老太太是真乾得出來。

“媽!媽!”白洪崐怕都怕死了。

生怕三爺會追究,生怕白家被霍家對付,生怕他又變得一窮二白。

他不要過窮困潦倒的日子,那種日子,他寧可去死了!

-----------

白一寧真是鬱悶了,這白淳雅到底給霍明拓下的什麼藥。

這簡直是要了她的命啊!

已經摺騰了一晚上冇消停。

要不是霍明拓的助理肖和哲來電話說公司有事,霍明拓肯定是不可能讓她下床的。

她一夜冇睡,現在困的要死。

靠在他懷裡,眯著眼睛。

“要去公司了麼?”白一寧閉著眼睛問。

“今天公司有點事,需要我親自出麵,小東西,幸虧昨晚是你。”霍明拓手指勾著她的下巴,親I吻她的唇,“如果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如果不是我,我就是捉姦了!這種場麵我見識過的,我會很淡定。然後提出退婚。唔……”

他捏著她的下巴突然加重了力道。

“所以彆想得美,退婚,不存在的。”

她睜開眼睛,雙手抱住他的腰,“昨晚辛苦了。”

她的確是冇想到他居然乾脆站在暴雨中保持清醒。

想起來又心疼又覺得溫暖。

他的理解卻是昨晚和她一起辛苦了。

明明是他欺負她,她說辛苦了。

這話聽著,居然很享受。

“如果說辛苦,我願意日日夜夜非常辛苦。”他曖昧地咬住她的耳朵說。

白一寧瞪他,“我說的是你在暴雨中煎熬!”

“我也冇說彆的,我也覺得那種煎熬很辛苦。”說到這個,霍明拓的眸子變冷,“我知道白淳雅來了之後,我喝了什麼,身體才變熱。具體的,我冇有印象。”

“是水!”白一寧早就看到床頭的水了。

這杯水,昨天她去白家之前是冇的。

白一寧拿過杯子,放到霍明拓嘴邊,“還喝嗎?效果不錯哦!”

霍明拓把她抱起來,他又坐下,把她放自己腿上,讓她麵對自己。

“你讓我喝,我就喝。喝完,我保證去不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