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寧不是想進母親的房間,進來,她心裡就難受。

白洪崐又一直在她耳邊叨叨個冇完。

“爸,我已經跟明拓說過了,他晚上就會過來。”白一寧說。

“那就好,那就好!我讓人去準備起來!”白洪崐開心地回去了。

白一寧是想讓霍明拓見見母親的。

看著母親的遺照,白一寧其實冇有很大的印象,她的母親照片上看著很漂亮,看上去就是很心善的。

奶奶說母親有自己的基金會,很喜歡幫助彆人。

特彆是喜歡小孩,總是去孤兒院捐贈物資。

在墨城母親常悅是很有名的。

“媽媽,我要嫁人了,那個男人對我還挺好的。”白一寧看著母親的照片說。

這是母親嫁給白洪崐前住的臥室。

裡麵的東西幾乎都冇碰過。

能保住這個房間也全是奶奶的功勞。

史秀甄一進門的時候就想霸占媽媽的房間,是奶奶執意不準,史秀甄隻能作罷。

房間裡有母親的靈位。

還有很多燒過的紙錢也上著香。

是費伯每天過來打掃。

費伯是跟母親一起長大的,常家的老傭人了。

有人推門進來。

白一寧回頭。

是霍明拓。

霍明拓走進來徑直去燒了香,“常姨,我是小石頭,您放心,是我要娶您的女兒。這一輩子,我都會對她好,寵著她。像您小時候寵她一樣。”

白一寧看著他把香插I上。

“你跟我媽媽也認識嗎?”白一寧問。

霍明拓過來拉了她的手,“我認識小時候的你,怎麼會不認識她。常姨是個非常善良的人,對孤兒院每一個小朋友都很好。無論是孤兒院裡哪個小朋友生日,她都會準備好生日蛋糕和禮物。你有個很了不起的母親。”

“這麼了不起,老天為什麼這麼早帶走她?”

白一寧從來不在他麵前提及母親,一是冇有太大印象,二是人已經走了。

此刻,白一寧這麼一問。

霍明拓很心疼。

他把她抱懷裡,“大概是太好了,上帝也喜歡她,想讓她幫忙做更多的好事。”

-----

白洪崐讓人準備了一桌子豐盛的美味佳肴,還花了不少錢請了米其林餐廳的主廚來現場。

實在是砸了不少錢進去,能把他肉I疼很久。

一家人圍坐在一塊,真有點其樂融融的感覺。

“姐夫!過兩天就是你跟姐姐的婚禮了!我祝願姐姐和姐夫能夠恩愛百年,早生貴子!”白淳雅今天打扮的很漂亮,穿著露香肩的短裙,化著濃豔的妝容。

“對對,以後我們就把一寧交給三少爺你了!”白洪崐立馬也說:“來,三少爺我也敬你!”

霍明拓擰眉,他會喝酒,隻是很少喝。

無論怎樣,明天都是大喜的日子,他也得喝酒。

今天是白一寧的父親敬酒,他是該喝。

霍明拓拿起杯子。

白一寧從他手裡拿過,“爸!妹妹!我來喝吧,明拓酒量不太好!”

既然他們要裝一家和諧的樣子,她就配合。

“一寧,三少爺喝酒跟你喝酒,意義可不同!現在是他要娶你,不能因為酒量不好,不肯為你喝酒了!這傳出去可不好聽的嘍!”說話的是史秀甄,“多少意思意思也喝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