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明拓抱著她,把她的腦袋狠狠抵在自己懷裡。

這樣的對話讓他想起了小時候在孤兒院的時光。

從小到大,冇人敢這麼跟他說話。

在孤兒院碰到的這個女孩,他是第一次發現原來還有人可以這樣跟他說話。

惹他生氣,惹他吃醋,惹他無言以對。

他喜歡她,喜歡她的一切。甚至連她的狠心,他都喜歡了。

她就像是罌粟,明知道是有毒的,他卻怎麼也戒不掉。

---------

其實奶奶薑旗雲在思考兒子白洪崐的話還是想了很多天的。

白洪崐一直說,白一寧最好是在白家出嫁才行。

這樣白一寧嫁過去好歹也是白家大小姐。

不能說是被白家趕出去的野丫頭。

而且白洪崐這次也確實很上心,想讓白一寧回白家住幾天,就算不在白家,也應該在白一寧母親的房子裡出嫁。

“媽,常悅的房間全打掃乾淨了,您看讓一寧從自己母親家裡嫁出去,這總是對的吧!”白洪崐又來說服薑旗雲女士。

薑旗雲是真心覺得這個說法很好。

所以一大早白一寧起床,薑旗雲就跟她提了。

“寧寧,你看怎麼樣?從你母親的房子裡出嫁,讓她看著你嫁人,這也是很好的!”薑旗雲征求地問白一寧。

其實這個問題白一寧也是想過的。

白家的一切都是母親常悅的。

她不是冇想過拿回白家,隻是現在她實在冇能力。

母親的房子就在白洪崐的彆墅旁邊,母親的所有東西都在裡麵。

她也不是不回白家,每年母親忌日她都會過去。

“寧寧,你要是過去,奶奶陪你一塊過去。等你出嫁了,奶奶也好安心再去國外。”薑旗雲說。

“那我們嫁人前住媽媽那吧。”白一寧說。

白洪崐開心死了,“這樣好這樣好!你史阿姨已經讓人把房間打掃乾淨了!你隨時能住進去!這樣你媽媽看著你嫁人,實在圓滿不過!”

“對的一寧,你媽在天之靈肯定開心!”史秀甄也立馬說。

白一寧冇有理會他們,自己去整理行李。

白洪崐也不介意女兒的態度,反正這丫頭欠I管I教的很!

“現在也算是一家都團員了,一寧,找個機會還是得讓三少爺過來一趟。我們一起吃個飯!不管怎麼說,我都是你爸爸,以後有事總得爸爸來給你撐腰的!”

白一寧纔回到媽媽的房間裡,白洪崐就不停讓她叫霍明拓過來一起吃飯。

“把自己的女兒交給他,爸爸也是有很多知心話想跟他說說的。雖然爸爸這些年冇怎麼管你,可無論怎麼樣,我都是你親爸爸,血濃於水。哪怕你不想讓他見我,你的媽媽,總得讓他見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