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這一次,白星楚的臉毀了,想要嫁禍給她。

霍明拓全程看著似乎很公道,可是卻主動提出讓人去搜白星楚的住所,最後找到了,她讓任知光放的曼陀羅種子。

其實從頭到尾,他都在幫她。

她很清楚他對白星楚的愧疚,也知道他儘力了。

可是她就不喜歡他跟白星楚在一塊,哪怕看一眼他都不喜歡!

霍明拓今天是把她送到奶奶家裡的,送到門口。

“下週婚禮之前,你都住在奶奶家裡,這邊小區治安很不錯,我會派人暗中保護你。”霍明拓說。

“為什麼保護我,你怕剋死我嗎?”白一寧忍不住就問。

死過三個未婚妻了,這個事情一直在她腦海裡。

霍明拓一愣,“你說什麼?”

“你不是死過三個未婚妻了麼……”感覺不能問這麼直白。

可白一寧就是這種性格。

霍明拓盯著她,眼底似笑非笑,上前一步低頭盯著她。

“很怕?”

當然怕了!她可不想下去湊一桌麻將!

她要是下去了,白星楚不就占便宜了。

冇她存在,白星楚的手段準能嫁給霍明拓!

“那我這不是不想白白被剋死了……”白一寧嘀咕著。

霍明拓歎息地搖頭,捏住她的臉,“有時候真是看不透你是怎樣的人,為我冒險一次,真那麼難嗎?”

這次輪到白一寧不知道說什麼。

為他冒險,她當然願意了!

這要讓她割個腎給她,她毫不猶豫的!

可白白被剋死了,便宜的不是彆人嗎!

有這種想法不是很正常嗎!她又不是什麼聖母,救了自己丈夫,讓丈夫跟彆的女人快I活一輩子!

那她寧可魚死網破了!

是的,她就這麼自私!

霍明拓的手指撫過她的唇,“白一寧,知道嗎!我等了你多久?如果因為這個臨陣逃脫,我這輩子都不會再找你。”

“我冇要逃啊,我就是隨口一問呀!你都死過三個未婚妻了,總得讓我知道對吧!”

“這不是什麼秘密,你知道就知道。反正……”霍明拓的手指拿開,俯身咬住她的唇,“你也冇法反悔,想逃也逃不走。”

她被他狠狠地啃咬著嘴唇,似乎帶著一些怒火和無奈。

白一寧表示也很無奈啊。

突然知道了這個訊息,整個人都不好了啊!

“那是真死過三個了?”白一寧接I吻都冇心思了,他一離開唇,她就問。

“……”霍明拓的眼角狠狠跳了一下。

“你命硬,我克不死你。”

“那萬一剋死了呢!”

“我陪你。”

白一寧咧嘴笑起來,“行的嗎!那我不介意跟你一塊死的。”

霍明拓歎息,手掌撫過她的臉,“你這麼壞,我為什麼就看上你了。”

“因為我壞嘛。”

“娶你真不容易。”

“那樣你纔會珍惜嘛。”

她倒是接的很順口。

他盯著她忍不住笑想,把她抱進懷裡,“小東西,很快我們就可以名正言順同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