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費伯張了張嘴,再不敢說什麼,退到一邊。

“他等我,你著什麼急!”白一寧冷笑。

“我是替爸爸著急!咱們爸爸平時那麼忙,哪有空在家裡等你!你可真是讓爸爸操心!不孝女!”

白一寧走上來,盯著她,“我頂多不回家,你呢?都在外麵乾了什麼!我手機裡的照片,給他看一下,氣都能氣死!你也還好意思在我麵前囂張?”

白淳雅睜大眼睛,顯然不知道白一寧手機裡還有她的那些照片。

她不是讓越少彬去刪照片,越少彬說過已經刪了的!

“因吹斯聽!不知道那些照片還在我這呢?你男朋友冇跟你說嗎?”白一寧笑著問。

“他當然跟我說了!可是我不在乎啊!你要是把照片給爸爸看,我就說,是你PS的,故意來誣陷我!”白淳雅怎麼都覺得在氣勢上不能輸給白一寧,睜著眼睛說瞎話。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白一寧揚起手機,上麵的錄音螢幕還亮著,“不好意思,我學計算機的,有些課程比較複雜,所以平時習慣錄音的。”

“你!白一寧!!”白淳雅臉都綠了。

“冇大冇小,不是口口聲聲說我是你姐姐嗎?姐姐的名字,可以這麼亂叫的!”白一寧一副長姐疼愛妹妹的樣子,手捧住白淳雅的臉,“這臉怎麼那麼綠,吃屎了啊!”

白淳雅整個人都要奔潰了,氣的要大叫起來。

可是一想越少彬的事,她又笑起來,“明明是姐姐你綠了,你頭頂都綠油油了!自己的男朋友揹著你劈腿自己的妹妹!我要是你呀,都不敢出門見人了!”

“怎麼還不進來!”客廳裡白洪崐已經聽到白一寧的聲音了,嗬斥。

“姐姐,我們快進去吧!彆讓爸爸久等了!”白淳雅很是乖順很是體貼都拉過白一寧的手。

白一寧本來是想甩開她的手,可是在父親麵前甩開她,白淳雅估計就要跌倒了。

這種把戲,他們很小的時候,白淳雅就玩過了。

每次父親看到就把她責罵一頓,要是白淳雅的母親史秀甄哭幾聲,父親就會把她揍一頓了。

白淳雅顯然是愣住的,白一寧居然隨便她拉著手!

白一寧對著她一笑,一副你繼續演啊的表情。

白淳雅隻得鬱悶地放開她的手,根本演不下去!

然後白洪崐看到的就是兩姐妹很和睦相處的樣子。

白洪崐滿意地對白淳雅點頭,“你看雅雅多懂事!明明之前是你欺負她,現在她還主動跟你和好!”

“她說我怎麼欺負她了?”白一寧問。

“她跟你男朋友走得近,你用瓶子砸她!要不是你男朋友擋住,受傷的就是你親妹妹了!”

“走得近?所以我就用瓶子砸她?我是暴力狂嗎?這種話您也信?”白一寧涼涼地笑。

白一寧的態度,完全不是女兒對父親的態度。

白洪崐很不滿意,“那就把事說清楚!雅雅是我女兒,不能平白被欺負了!”

“所以今天找我回來,是來給她討回公道的?看來在你眼裡,我根本不是你女兒!”

“你要不是我女兒,我能親自教訓你?我是不希望你學壞!聽說你抽菸喝酒打架樣樣都會了!你再這麼下去,你就毀了你知道嗎!”

“那也比被人搞大肚子強。”白一寧隨口丟一句,又瞟一眼白淳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