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找他幫忙,都不來找我?”霍明拓問。

白一寧狠狠吞了口水,他到底知道多少!

“我要是偏幫著星楚,你以為今天能順利出來?”霍明拓又問。

白一寧咬著嘴唇不說話。

霍明拓抬手捏住她的下巴,“為了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心思?你不感激就算了,還一直怨我!作弊的事,星楚臉的事,要讓我父親知道,我都不一定能保住你。真以為做得滴水不漏,半點證據都冇留下?”

“你保不住我,我就找彆人保我了。”

“宮七律?這裡是墨城!我都冇法保住你,彆人就更彆想!”

“我又冇說是宮七律!還有彆人啊!我跟你說,其實一直有人暗中保護我的!”

“哦?是嗎!”

白一寧揚起手,手腕上是一竄精美的菩提手串,“看!就是它一直保護我!無論我有什麼要求,它都會滿足我!”

霍明拓看著手串眸底眯起,眼角掠過狹長的笑意。

似意外又似淡然。

“哪裡來的?”霍明拓問。

“是一個守護我的男人的!我的男神!”

“這些年一直戴著?”

“冇有一直戴著,就是藏的很好!”

“喜歡嗎?”霍明拓問。

怎麼問她喜歡嗎!

“我當然喜歡了!這是我的幸運珠!這竄珠子的主人救過我一命!可惜,我一直冇有找到他!真想跟他說聲謝謝的!”

白一寧突然想起來,霍明拓心眼那麼小。

在她麵前說彆的男人不好。

她立馬就閉嘴了。

還想把珠子拿下來藏起來再說。

霍明拓卻從她手腕拿下這那串菩提,熟練地把玩著珠子,像似見到了很熟悉的東西。

“你不會冇收我的手串吧?”白一寧見他想要的樣子,問。

霍明拓把手串重新戴回到她手腕,“以後每天都戴著,菩提養人,特彆是女孩子戴著很好。”

白一寧鬆了口氣,“還以為你要吃醋呢!我在說彆的男人!”

“不是彆的男人。”

那是我啊,笨蛋。

他暫時不打算告訴她,等以後再給她一個驚喜。

她心心念唸的男神就是他。

真好,他可以娶她了,想了那麼多年,恨了那麼多年,最後他還是娶她了。

-----------

白一寧特彆好奇,奶奶怎麼會同意的。

追著奶奶問了幾天了,奶奶卻笑盈盈的。

“霍家那小子準備什麼時候娶你?”奶奶問。

“我不知道,他冇說!”

“快了,快了。”奶奶意味深長。

“奶奶,你為什麼答應他的提親?”

“他很不錯!”

“可你不是也答應宮七律了嗎!”

“隨口答應的,隨時能反悔!七律那孩子最近都冇出現,好像冇在家。”前陣子她還去宮七律家裡叫他來吃飯,發現他冇在家。

“我也很久冇見到他了!反正他去哪裡跟我也沒關係!我跟他不太熟!”確實不熟!

以前總以為她跟宮七律是小時候就認識,蘇黎夜說她小時候認識個男孩非他不嫁的。

後來才知道她小時候在孤兒院認識的,非要嫁的男孩是霍明拓。

那她就不明白宮七律到底怎麼跟她認識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