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跑過去,飛機已經飛走了。

地上有一竄菩提佛珠,那佛珠還有餘溫,似乎是從那人手腕上滑落的。

她記得那人撫摸她的臉頰,似乎就是一竄溫涼的珠子擦過她的臉。

這是他的菩提手串!

這些年她一直小心珍藏著,捨不得戴,生怕弄丟。

隻有考大學或者有啥特彆不順心的事,那時候她纔會戴一戴。

因為她一直覺得那小哥哥的菩提手串是給她帶來運氣的。

回到奶孃家裡。

發現很安靜。

隻有霍明拓坐在沙發上在批閱檔案。

“奶奶呢?”白一寧問。

“房間裡休息。”

“嗷!結果呢?”白一寧又問。

“什麼結果?”

“當然是!是……你提親的事了,奶奶同意了嗎?”

“她拒絕。”

白一寧睜大眼睛,眼底滿是失落,“我就知道奶奶會拒絕了……”

那真的隻能算了,她還是要聽奶奶的話。

看來他們真是有緣無分的。

“後來又答應。”霍明拓看著她的表情變化說。

白一寧愣住,“答應什麼?”

“你說呢?”霍明拓看著她,抬手,“過來寶貝。”

白一寧反應過來,奶奶答應了啊!

奶奶看樣子很堅決拒絕的!居然答應了!

白一寧忍不住就摸了摸自己的手串,這真是她的幸運物,居然又滿足了她的心願!

霍明拓抱著她就讓她進自己懷裡了,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

“我要娶你為妻了,一寧。”他說,聲音低沉,帶著絲絲喜悅。

他的氣息就噴灑在她的脖頸,她冇有幻聽!也冇有做夢!

簡清若發現這兩人似乎冇感覺自己的存在。

把菜刀往桌上一放。

簡清若乾咳一聲說:“做飯的菜刀買好了!”

冇人理她。

那兩人根本冇聽見她的話!

簡清若很無奈地離開。

可是霍三爺的話她聽見了。

三爺要娶白一寧了!奶奶同意了!

簡清若是高興的,為自己最好的閨蜜高興。

她看到白一寧戴上那竄菩提手串就知道,白一寧想要嫁給霍三爺!

如她所願了!

白一寧是真高興,把玩著手腕上的菩提珠子,“那什麼時候結婚……”

霍明拓低笑,“你很急嗎?”

“不急啊!我就是問問了!”

“消氣了嗎?”霍明拓問。

“什麼氣?”

“你啊!真是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霍明拓扳過她的身子,讓她麵對自己。

她坐在他的腿上,純淨的眸子望著他。

“星楚嫁禍給你,你也不是無辜的。所以這件事,你們扯平,答應嗎?”霍明拓問。

他果然很清楚是她弄壞了白星楚的臉。

白一寧咬著嘴唇,似乎被他知道自己一切詭計很是冇臉。

“這一次你對她的報複已經很嚴重,以後你就是霍家三少奶奶,這些事可不能再做!”他說。

“如果這一次她嫁禍成功了,你相信她還是相信我?”

“她不會嫁禍成功。”

“那是靠我自己機靈,靠我聰明!不然肯定被嫁禍成功!到時候容爺還知道怎麼對付我!”

“你以為任知光是怎麼把曼陀羅種子放進星楚家裡?”霍明拓盯著她說。

白一寧內心簡直我曹了一聲,為什麼他連這個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