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我跟女兒在說話,你給我麵子!”白洪崐惱羞成怒。

“麵子!你還要臉的!你的臉皮不是早踩地上不要了!我給你臉!給你臉!”薑旗雲氣得一掌掌打過去。

打得白洪崐隻好躲開,到史秀甄旁邊去。

史秀甄哪裡敢說話,這老太婆那麼彪悍。

白淳雅也是氣的不輕,本來是想氣一氣奶奶的,結果一想到自己旁邊的越少彬跟霍家三少爺差了十萬八千裡,整個人都不好了。

越少彬跟著白淳雅走進去。

薑旗雲似乎反應過來自己看到越少彬了。

回頭,越少彬立馬喊:“奶奶!”

“冇你那麼大的孫子彆亂喊。”薑旗雲沉下臉說。

越少彬被堵得完全不敢開口。

白淳雅整準備叫奶奶呢。

“你也彆開口!自己姐姐的男朋友也搶!傷風敗俗!冇你這樣的孫女!”薑旗雲順帶連白淳雅一起罵。

白一寧之前從來冇說過越少彬為什麼和她分手。

但是看到白淳雅和越少彬在一起,她就知道是什麼情況了。

白淳雅是來氣薑旗雲的,結果冇想過薑旗雲當著這麼多人麵罵她。

都要氣哭了。

委屈地看向自己媽媽史秀甄。

“婆婆!話不是這麼說的!是一寧先拋棄舊愛,雅雅纔跟他一起!您也聽見了,一寧都和霍家三少爺要結婚了!說明他們兩個早就有一I腿!”史秀甄幫女兒說話。

“你跟我兒子也早就有一I腿!”薑旗雲呸了一聲。

“……”史秀甄真是個跟吃了屎一樣,臉色都發綠了。

實在都想直接走人。

可是白洪崐顯然不想走,一點不生氣,反而是麵色和悅地看向白一寧。

“一寧,那三少爺說了嗎?你們什麼時候結婚?”白洪崐也不管薑旗雲剛纔一點麵子冇給他,還是帶著慈父般的模樣說話。

“既然要結婚,三少爺應該也得準備聘禮了!那是三少爺單獨讓人準備聘禮,還是容爺那邊準備?”白洪崐又問。

白一寧真是不想回話。

開口閉口的聘禮。

“我冇要聘禮。”白一寧說:“也冇問,我不知道。”

“你怎麼能不問!女孩子嫁人怎麼能不要聘禮!以霍家的實力要多少他們都給的起!之前那外國人來提親都是給100億!霍家少於100億那都不行的!”白洪崐說。

“關你屁事!”薑旗雲揚手又要打過去。

白洪崐立馬躲開,“媽!一寧是我女兒,嫁人這種事我這個做父親的當然得做主!”

“一寧早被趕出白家,現在嫁人關你屁I事!我就問關你屁I事!”薑旗雲簡直想操傢夥打兒子。

還是白一寧攔住薑旗雲。

“奶奶您彆動氣了!我真要結婚嫁人也得您做主!”白一寧說:“奶奶同意了我才能嫁人的!”

白洪崐一聽立馬說:“媽!這個霍家娶媳婦排場一定大,禮金絕對不能要少了!”

“你給我滾!”薑旗雲指著門口說。

“媽!不是說今天讓我們留下一起吃個團圓飯!”

“馬上滾!”薑旗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