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曼陀羅花?”醫生安卉似乎猛然想起了什麼來。

走到門口接過那袋曼陀羅花的種子。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星楚本來就喜歡曼陀羅花,家裡有曼陀羅花的種子很正常!”是樂海靈說。

沈沐站在旁邊看了半天戲,也發現了,這個金朵是分明誣陷蘇黎夜。

誣陷蘇黎夜無非是拉白一寧下水。

要不是白一寧聰明,這一次她絕對難逃罪責,這罪名肯定背定了。

“星楚的確喜歡曼陀羅花,這點我們都知道。”沈沐也說:“有種子也很正常。”

安卉似乎突然想起來什麼來說:“星楚小姐感染的病毒我說怎麼那麼熟悉,原來是曼陀羅花的毒。三爺,我很確定,星楚小姐感染的是曼陀羅花上的毒。星楚的檢查報告裡有細菌的成分分析,和曼陀羅花的是一樣的。”

白星楚詫異,曼陀羅花的種子有劇毒,她怎麼可能放在廚房裡!是有人把種子放她廚房了!

可是現在不認都不行了!她中的居然是曼陀羅花的毒!

這隻能怪她自己不小心,誤食了曼陀羅花!

如果再查下去,就是她故意竄通下人製造證據誣陷白一寧!

所有人都看向白星楚,大家都知道她喜歡曼陀羅花,花園裡都還種著呢!

家裡也有擺放著。

現在種子都在廚房裡。

她自己誤食,那也是好正常的!

白星楚立馬說:“肯定是我不小心誤食了曼陀羅,是我自己不小心碰到的!難怪,我這些日子病情還加重了!因為家裡都是曼陀羅花!容叔叔,是我自己不小心!這件事,能不能不要追究了!一寧,是無辜的!”

她根本不想說這句話,可是不得不說這話!

她根本是搬了石頭砸壞自己的腳!

製造了證據誣陷白一寧,結果白一寧居然可以當眾脫身!

她的廚房裡又多了曼陀羅花的種子,隻能自認倒黴,說自己誤食。

誰讓大家都知道她喜歡曼陀羅花!

該死的,怎麼偏偏就是中了曼陀羅的毒!

真是白白受了那麼多苦,還冇扳倒白一寧!

霍邵容也是生氣,他哪裡看不出這是白星楚耍的心機。

他從來不反對白星楚為了得到霍明拓耍點手段,可是這手段賠了自己也冇趕走敵人!

“這件事到此為止!星楚好好休息!”霍邵容看了白一寧一眼,大步走出去。

這白一寧還真是有兩把刷子。

“爸!您答應的事,我希望不要食言!”霍明拓說。

霍邵容止住腳步,他當然不能食言。

如果證明白星楚的臉不是白一寧害的,他就得答應他們倆的婚事!

現在證明瞭和白一寧無關!而且是當眾證明,所有人都知道白一寧清白!

“不食言!”霍邵容丟下一句離開。

所有人隻當是看了一場戲就離開了,明眼人在白一寧自證清白後都看出來,這分明是白星楚設計的一個橋段。

隻是容爺都不拆穿,他們當然不能拆穿。

白一寧一直想不明白白星楚的病情為什麼會加重。

經過這麼一次,她才明白,原來白星楚讓人提煉出了病菌,自己主動喝毒藥加重病情。

也真是豁的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