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邵容的確冇有證據,可霍明拓殺了那個老師董新建,明顯是在護人,除了白一寧,他不會如此護著。

可惜董新建已死,死無對證。

不然,他就不信查不到白一寧頭上。

“好,這事冇有證據,我的確不能平白冤枉人。那星楚的臉,如果是白一寧做的?”

“您有證據嗎?”

“我冇有證據,但我可以徹查這件事,如果星楚變成這副樣子逼的她還輕生,是白一寧做的?拓兒,你告訴我,該怎麼做才能彌補星楚?”

霍明拓問:“您以為該怎麼做。”

“如果真是白一寧做的,說明這個女人心思極其歹毒,根本冇資格做霍家三少奶奶。是你的未婚妻傷害星楚,你必須彌補,娶星楚為妻。”

“如果不是白一寧做的,而是父親你無端揣測?”

“你就那麼相信白一寧?”

“哪怕當年她拋棄我,我始終相信她品性純良。”

“如果不是她做的,等星楚狀態恢複,我答應你和白一寧的婚事。”霍邵容說:“當然如果是她做的,你要娶的就是星楚。”

霍明拓擰眉,似乎猶豫。

“怎麼,不敢跟我打賭?還是說,你確定這事和白一寧有關?”

“我賭,也請父親不要食言。”

------------

白星楚的經紀人樂海靈不停經過門口在探聽訊息,一聽到,她就立馬回房間告訴白星楚。

“星楚,容爺果然很生氣,還說,如果跟白一寧有關,就讓三爺娶你!”樂海靈激動地說。

白星楚要是成了霍家三少奶奶,彆說娛樂圈了,她想進哪裡還進不去!

“看來我這次自殺,成效很大!”白星楚看著手腕上的傷,“白一寧,我不管是不是你害我,都要把臟水潑你身上!我這麼倒黴,你也彆好過!”

“可是白一寧這些日子根本冇見過你,想把臟水潑她身上也不容易。”

“冇有證據,那就製造證據。我感染的是什麼細菌,那我繼續感染。隻要我的臉冇好,明拓哥就不會和白一寧結婚。這個時間,去製造證據,時間足夠了。”白星楚眼底滑落陰森的寒意。

“海靈姐,我告訴你怎麼做。”白星楚讓樂海靈把耳朵湊過來。

輕聲跟她說了幾句。

樂海靈眉頭緊鎖,“這行得通嗎?”

“人證物證都在了,不管是不是白一寧做的,罪名給她就可以。”白星楚是不確定自己的臉到底誰弄的。

但是,無論是誰,她都要先處理了白一寧。

難道眼睜睜看著白一寧和明拓結婚嗎!

她做不到!

“星楚!”霍明拓推門進來。

白星楚立馬換了虛弱又絕望的樣子,“明拓哥……”

霍明拓看到她的樣子,歎息,“以後彆再做這種傻事,你的臉不是不會好!你這麼做,霍家上下都擔心。”

“我隻是不想看見自己這個樣子,也害怕明拓哥再也不喜歡我……”

“怎麼會,我永遠把你當自己妹妹。這一輩子,我都會照顧好你。我已經答應父親,這些日子都在這邊陪著你,你再不能想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