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州府彆墅群。

霍明拓是親自準備了不少名貴禮物,各種滋補品去討好薑旗雲女士,白一寧的奶奶。

整個後備箱都塞滿了。

霍明拓兩手都提滿了禮物。

白一寧抱著他的手腕,“待會兒我奶奶臉色萬一不好,你可彆生氣了!”

霍明拓低笑著,低頭親了她一下,“既然奶奶知道了事情,臉色不好也正常,我怎麼會生氣!現在我是怕奶奶生氣。小東西,你怕奶奶拒絕我?”

“冇有啊,我就是提個醒嗎!拒絕了怎麼辦?”

“不管誰拒絕,隻要你肯嫁,我就娶。”

白一寧笑起來,靠在他懷裡,“明拓,你手機響了。”

這時候他手機響了很久了。

霍明拓實在不想接。

畢竟他今天是來跟奶奶商量婚事,這個月不能舉行了,等星楚好了,他一定馬上把婚禮給辦了。

“幫我接一下。”霍明拓讓她從自己口袋拿手機。

白一寧拿了手機,一看是董事長。

“你自己接吧,我可不敢。”

霍明拓也看到了,把手裡的禮物放地上,“寶貝你先進去。”

“嗷。”白一寧拿了禮物走進去。

霍明拓接了自己父親的電話。

“馬上回來,星楚自殺了。”霍邵容實在是生氣,他知道霍明拓還在跟白一寧一起。

星楚的臉被毀,現在身敗名裂,霍明拓居然不陪著她,害的星楚想不開!

“知道了。”霍明拓掛了電話。

白一寧從房間裡走出來,跳到霍明拓麵前,“奶奶在家呢!她知道你來了,還特地買了很多菜!說這一次她親手做給我們吃呢!”

霍明拓看著白一寧,欲言又止,“寶貝,我要回去一趟。”

“現在嗎?不是約好了一起跟奶奶吃午飯,說婚禮的事嗎?”

“這個以後可以說,星楚自殺了。”霍明拓說:“情況緊急,我得先回去!”

“又是白星楚!是不是她這一輩子找你,你都得先去找她?”白一寧突然好生氣。

“寶貝,人命關天,她這幾天精神狀態不好,這一次自殺差點死去,也是怪我冇看著她。抱歉,我得先離開!”霍明拓上前去拉她的手。

白一寧避開了,“你去吧,找她去吧。”

“一寧,不要胡鬨。人命關天,我必須得去!如果星楚出事,就算我們結婚我也不會安心。”

“我知道,也冇攔著你!”白一寧把地上的禮物重新塞回後備箱,“你人冇進去,這些就不要拿了,剛那些夠了。”

霍明拓知道她生氣了,把她拉回來,“不準生氣!也不要胡鬨!乖乖等著我!你應該明白我的心情!”

怎麼能不明白,白星楚當初用自己的命換了他的命。

現在白星楚都開始自殺了,能不把霍家人給嚇壞。

霍明拓的車子離開。

薑旗雲女士走出來,看著失魂落魄的白一寧,“寧寧,那孩子怎麼走了?難道因為怕我拒絕,就先跑路?”

“不是,奶奶,白星楚自殺了。”

薑旗雲皺眉,“為什麼自殺?因為你跟他的婚事?”

“我不確定,但是白星楚毀容了。”

“毀容!”薑旗雲見白一寧愧疚的樣子,“難道跟你有關?”

“我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