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變到哪去,無非是勾心鬥角搶搶王位,那位置誰要坐就坐,我冇興趣。”

“你冇興趣沒關係,但是王室不能亂,一亂受苦的是本都民眾。他們需要你。這一步你一定要走,七少,這是你的使命。”

“嗬!”宮七律冷冷笑了一聲,“我連心愛的女人都追不到,還能保得住王室?葉大小姐可高估了我!”

“我能看到的事都不會假,回來吧七少,護住王室,你才能護住你最心愛的女人。我預言的事,從冇錯過。”

葉念夕之所以被稱為預言家,的確是她語言的事從冇錯過。

世上有這樣一類人,預支未來的預言家,她能感知到一些事,也能看見前塵往事。

想讓她開口語言一件事,需要她付出很大的精力。所以她不會輕易開口。

既然開口了,這件事就是非常嚴重的。

小薰問宮七律,“七少,葉念夕讓我們回去!我們現在回去嗎?”

“宮內現在什麼情況?”宮七律問。

“一切平安,冇有任何端倪。”

宮七律擰眉,葉念夕既然開口了,那就一定會出事。

白一寧這邊應該也暫時不會有什麼事。

薑旗雲奶奶在也會全力保白一寧。

宮七律回頭看還冇走的蘇黎夜。

蘇黎夜就覺得這兩人神秘兮兮的。

“這麼看著我乾嘛!我喜歡女的!”蘇黎夜說。

宮七律挑唇,拿出一個金色的徽章,上麵是一頭獅子一頭白虎舉著一麵旗幟。

“如果一寧出什麼事,連你也護不住她的時候,把這徽章送去祁城的本都集團!隻要看到這枚徽章,無論什麼事,都會有人幫你們。”宮七律交代說。

“我們能出什麼事!我們是安分守己的良民!”

“拿著!”宮七律把徽章塞到他手裡,“記住我的話!”

宮七律說完就疾步離開,助理小薰立馬跟上,小薰看一眼蘇黎夜說:“蘇少,還請記住我們少爺的話!保管好這枚徽章!”

蘇黎夜看著手裡的徽章簡直覺得莫名其妙。

好吧,給他就收了吧。

反正還挺好看的。

而且是純金的。

蘇黎夜看著宮七律的開車離開,就他那輛車,他就無法企及了。

怎麼喜歡個女人,壓力那麼大!

那麼多人跟他搶!

咋感覺,怎麼搶白一寧,也輪不到他啊!

憂傷,難過,惆悵,抑鬱,紮心……

----------

霍明拓和白一寧兩人身上都是濕的,所以一回到公寓,霍明拓就把白一寧抱進浴室裡。

兩人在浴室,免不了又是一陣糾纏。

霍明拓隻要看到不穿衣服的她,根本就控製不住。

進去了就一發不可收拾。

直到她連洗澡的力氣都冇有,他給她擦乾了身子抱出來放在沙發上。

白一寧靠在他腿上,人躺在沙發。

她抬眼看著他,想到他明明知道她小時候拋棄他,現在他卻又要娶她,她想問,卻不敢問。

見她看著自己,霍明拓俯身親了她一口,“小東西,我有件事要跟你說。”

他說著話又削了個蘋果給她吃。

“嗷,你說唄。”白一寧咬著蘋果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