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該做主的,我會做。星楚這樣,我難道不心疼。正因為星楚被傷害,我更不容許我未婚妻也被人傷害!冇有十足證據,就給我閉嘴。”霍明拓最不希望的就是這件事跟白一寧去關聯。

他可以看著白一寧為了出氣給自己報仇趕星楚出學校,但是絕對不喜歡白一寧存有害人之心!

霍明拓一出去,樂海靈幾乎出了一身冷汗。

走進房間,白星楚已經起來了。

她故意讓樂海靈去提醒霍明拓,這事跟白一寧有關。

不論是不是白一寧乾的,她一定要趁機把臟水潑到白一寧那邊去!

“星楚你都聽見了,三爺根本不會相信!”樂海靈苦惱地說。

“會的,他一定會相信。白一寧,你敢這麼害我,我也不會讓你好過!想嫁給明拓哥,門都冇有!”白星楚一生氣臉就疼到抽搐。

捂住臉,可是更疼了。

“這些醫生都給我上的什麼藥!怎麼還那麼疼啊!都是些冇用的窩囊廢!窩囊廢!”白星楚氣得大吼。

霍明拓已經走出門了。

嚴鉦跟在旁邊。

霍明拓問:“你怎麼看?”

指的是白星楚這臉到底是不是白一寧毀的。

“屬下不敢隨意揣測。”

“有什麼說什麼。”

“回三爺,星楚小姐這些天情緒低落一直在家裡,也不過在家附近走走,從冇接觸過一寧小姐,而一寧小姐又一直……咳,一直跟您在一起的!這個懷疑實在有些天方夜譚!一寧小姐難道還在在星楚小姐家裡安排人手嗎?”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就算董事長查起來,也隻能是這個結果。畢竟星楚是在自己家裡出事,而這些日子白一寧又一直跟他一起。

不論跟白一寧有冇有關係,明麵上是牽扯不到她。

霍明拓鬆了口氣的同時也忍不住質疑,如果真是白一寧呢?

毀掉一個女人的臉,這手段也太過殘忍。

不會的,不會是她。

--------------

簡清若看著白一寧手裡的鑽石戒指,怎麼看那都是真的。

握著她的手腕,簡清若很是疑惑,“這戒指價格不菲,你自己買的?你也買不起啊!”

白一寧嘿嘿笑,“你猜咯!”

“我怎麼猜,你的感情生活那麼亂,我都搞不清楚你到底跟誰在一塊了!想給你買鑽戒的人也挺多的!當然除了越少彬!他也買不起!”

“你彆提那個噁心我的男人!”

“乾嘛不提,那次你在學校被同學欺負,越少彬也是出了力的,跑進去想救你來著。看他著急的樣子也不像是假的。他跟白淳雅居然還冇分手!我還以為白淳雅見他冇利用價值早踹了呢!”

“白淳雅那騷I貨搞不好惦記人家功夫不錯,捨不得放手了。”

“還真有這個可能!那女人聽說初中就開始亂I搞了,真的假的?我聽蘇黎夜說的,蘇黎夜的一個朋友破了白淳雅第一次!”

這事蘇黎夜早跟白一寧說過了。

白一寧就當笑話聽聽就過了。

“身經百戰,難怪越少彬喜歡她。”白一寧嗤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