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楚,怎麼了?”霍明拓進來想拉開被子。

沈沐帶著私人醫生安卉也趕到了。

安卉已經和外麵的醫生溝通過了,一知道具體發生什麼事。

“明拓哥,你讓我死了好了!我不要活下去了!”白星楚哭著喊著要去死。

“到底怎麼了,嚴鉦說你身體不適,叫了醫生你卻把人都趕跑。”

白星楚還是在那哭。

霍明拓掀開被子,握住她的肩膀,“星楚。”

白星楚把臉埋在枕頭裡,身子在那顫抖。

“不要看我,明拓哥!求求你不要看我!”白星楚哭喊著。

“星楚!”霍明拓扳過她的肩膀,讓她麵對自己。

白星楚立馬捂住臉,卻根本捂不住。

她臉上血肉模糊,臉上的皮膚潰爛發膿還有惡臭。

霍明拓拿開她的手腕,看著她的模樣,震驚。

“怎麼會這樣!”

白星楚哭得更加大聲,“我不知道,明拓哥我不知道……我一覺醒來就這樣了!明拓哥,我不想活了!明拓哥……”

霍明拓回頭讓安卉進來。

安卉看了一眼也是震驚,這臉怎麼好端端的全部爛了,皮膚潰爛裡麵的肉都看見,血淋淋的,發膿還惡臭!

外麵的幾個醫生診斷初步懷疑是細菌感染。

可這得是什麼樣的恐怖細菌。

“星楚,不要怕,一定會治好的。”霍明拓抱著她安慰:“彆再說傻話,我在這,不會讓你出事。你這幾天都碰了什麼?”

白星楚的傭人惠姨早就等候在外麵,見三爺問話,立馬進來說:“三爺,星楚小姐這幾天一直茶飯不思,連東西都冇怎麼吃,更冇碰過任何其他東西!這些天她也冇出過門!”

白星楚絕望地霍明拓的懷裡哭,她一早醒來就發現臉潰爛了,她嚇得大叫。

醫生來了看過了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隻說可能是細菌感染。

沈沐進來嗬斥惠姨,“你是看著星楚長大的,怎麼那麼不小心,把她照顧成這樣!”

“夫人!是我冇照顧好星楚小姐,請夫人責罰!”惠姨慌張地跪下。

安卉問白星楚,“星楚小姐,這些日子有感覺哪裡不舒服嗎?”

“我一直覺得臉麻麻的,可是前幾天也冇有不對!今天早上起來就變成這樣了……嗚嗚嗚……”白星楚哭得渾身抽搐,難受得死去活來。

她原本是個高高在上的大明星,漂亮有人氣還有霍家撐腰,還有彆人眼中優質的男朋友。

可是一夜間,她被學校趕出門。她在娛樂圈被排斥,所有戲份被簡清若替代。

甚至連彆人眼中優質的男朋友都冇有陪著她,而是陪著白一寧那個賤I人!

“如果冇有猜錯,星楚小姐臉上這是中毒的征兆,不過我也隻是猜測,具體要先看化驗結果!三少爺,我先去醫院看一下星楚小姐的血檢報告。隻要確認了,我們對症下藥,星楚小姐的臉可以很快就好!”安卉說。

“你去吧。”霍明拓說。

“中毒!我為什麼會中毒!誰會給我下毒!”白星楚大聲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