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嚴鉦著急地說:“三爺,星楚小姐出事了!”

霍明拓回頭看了一眼白一寧,“我隨後就到。”

霍明拓走回房間,“最近有些事可能要處理,我先送你回奶奶那邊,忙好了就去找你。”

白一寧是窩在沙發裡麵的,霍明拓的雙手撐在沙發沿,側身把她籠罩在自己陰影下。

他彎著身子的角度,她剛好可以看見他後腰上猙獰的疤痕。

她抬手,冰涼的手指掠過他的疤痕。

“什麼時候忙好了來找我?”她問。

他看著她的手指在自己腰上摩挲,“很快,星楚出了點事。”

“星楚,星楚!是不是這一輩子,她有點事你就要過去找她?”

“我欠她一條命。”他握住她的手狠狠貼在他的疤痕上,“就是這裡,她給了我一個腎,冇有她救我,我早就死了!這份恩,我不能忘。”

她眸子微顫,是啊,人家是救命的恩情。

同樣她也有一條疤,可這疤卻是車禍留下的。

其實有時候她甚至嫉妒,為什麼救他的不是她。

如果她在現場,她一定也會把自己的腎給他啊!

“哦,你去找她吧。我去奶奶那複習功課,順便去學校看看月考成績。”白一寧說。

霍明拓貓著身子又親了她額頭。

“寶貝,我很快就去找你。”他捨不得放開她,甚至捨不得下床。

他就想抱著她在床上地老天荒。

霍明拓剛準備出門,白一寧過來拉住他,“我,我想到個事……我們好像冇有做措施,我要不要……”

霍明拓的臉冷下來,“胡說什麼!我們都要結婚了,順其自然,有孩子就生下來!”

“那怎麼行,我還是個學生!萬一有了,我挺著大肚子去上課嗎!”

確實,是他思慮不周。

霍明拓拉過她,把她抱進懷裡,“我算過日子了,你現在是安全期冇有關係。不用吃事後藥,那個對身體不好。安全期沒關係,放心小東西。”

“你乾嘛叫我小東西,我有名字的!”

她嘟嘴的樣子實在是可愛。

他低頭親了她說:“你本來就小,我喜歡這樣的你,寶貝。”

自從他們上I床之後,他叫她要麼是小東西要麼是寶貝。

以前都叫是白一寧。

這關係好像就這麼突飛猛進了。

奶奶說要潔身自愛啊,可是她在他麵前真是辦不到。

這幾天好多次還是她自己主動。

哎,白一寧低頭看自己,白皙的皮膚裡全都是青紫色的,明明被這麼糟I蹋,她還甘之如飴。

嬴蕩啊嬴蕩!

“明拓,要不要我先跟奶奶提一下,我們要結婚的訊息?”白一寧問。

“嗯,可以。”

“等你忙完回來找我,你還想娶我嗎?”

霍明拓低笑出聲,抱著她,“什麼時候都想。”

她也笑了,好開心,跟他在一起就覺得好開心,無論發生什麼事,看到他,就是心情愉悅的。

------------

霍明拓一到白星楚的住所就聽到房間裡在慘叫,所有的東西都被摔得亂七八糟,屋子裡像似被劫掠過一般。

醫生一個個慌亂地跑出來,連幾個醫生額頭上都是血。

捂著頭破血流的腦袋逃命似的出來。

“三爺!!”看到霍明拓又慌張地躬身。

霍明拓皺眉,走進房間。

房間裡就有東西砸出來。

“胡鬨!”霍明拓嗬斥了一聲。

房間裡的白星楚更是驚恐地跑到床上,躲進被窩裡。

哭得很是慘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