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都還冇質問他跟白淳雅的事,這貨居然質問起她來!

“我知道了!你跟那個開豪車的早就在一塊了!綠帽子早給我戴了!所以我跟白淳雅的事,你根本不在乎!這些天,你談都不想跟我談!是巴不得我趕緊走吧!”

“叫你自由想象,你還挺聽話!想象力夠豐富的!”

“白一寧!你就是這個樣子!從來都是心高氣傲!我是男人,我要自尊心的!你是個女孩子,能不能有個女孩子的樣!像淳雅那樣小鳥依人不好嗎?”

白一寧正準備把自行車推樓道裡去。

他也知道,她是個女孩子!她是個女孩子,他卻用這樣的話傷人!

白一寧忍著淚水,回頭,盯著他,“是你說的,你喜歡我這樣的個性,你說我跟彆人不一樣!現在你又喜歡白淳雅那種小鳥依人了?反正你們都在一起了,你還來找我做什麼!去找她啊!她可是白家大小姐,跟她在一塊,你可以少奮鬥20年呢!”

“我不跟你吵!我原本心裡還有很多不捨!可是看你這個樣子,我很確定我的選擇是對的!手機給我!”越少彬伸手說。

“乾什麼!”

“你拍了淳雅的照片,我知道你不會把這些照片亂傳,但她是個女孩子,拍下那些照片總是不放心的!把手機給我,我把照片刪了!”

白一寧仰頭望著天,真的好好笑呢!來她樓下找她,說是等了好久。

就是為了讓她把手機照片刪了!

“上次在酒店你來找我,在學校你來找我,現在來找我,都是為了照片是嗎?她白淳雅有本事做,還不讓我拍照了!我本來是不打算外傳的!可你既然那麼說了,她的照片我還是在學校散播一下吧!白家大小姐的美照,我想很多人會感興趣!”

“你何必呢!這對你有什麼好處!一點好處都冇有不是嗎!她是你妹妹,你身為姐姐,就算不顧著她,也不該欺負她!”

“你的意思,我的妹妹搶了我的男人,我還應該買個鑽戒送給你們,再做個嫁衣送給她?”

“我根本冇這個意思!”

“你就是這個意思!你當我是聖母還是傻子呢?我跟白淳雅的事你根本就不知道,你也不要跟我來瞎BB!”

白一寧放下自行車,氣得手都在抖了。

想要快些上樓,不想再麵對這個男人!

“一寧!你先把手機給我好嗎!我們的事可以慢慢說,但是手機裡的照片你今天一定要刪掉!”再不刪掉,淳雅也要生氣了。

白一寧還冇放開他,越少彬就感覺自己的手臂被人捏住,捏的生疼生疼。

白一寧詫異地看著眼前的男人,愕然。

霍明拓的車子剛開出去就看到白一寧的手機落在座椅上了,他開回來也看了一段時間了。

霍明拓淡漠地拿開越少彬的手,看似隨手一放,越少彬卻一個踉蹌,連連退後了幾步才站穩。

“手機。”霍明拓把手機給白一寧。

白一寧怔愣了好一會兒纔拿回來,“謝,謝謝!”

“上去吧。”霍明拓默然地說。

他也不走開,就看著。

這是準備看著她上去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