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宮七律手撐著腦袋看她,“寧寧,第一次害人吧!冇事,多來幾次就習慣了!”

“……”白一寧無語地瞪了他一眼。

宮七律挑眉,眼底帶著狡黠和邪氣,“還是嫁給我吧!我可不是什麼好人!咱們兩個人湊一對,五毒俱全禍害一方!”

“不好意思,我想嫁給好人。”

“霍明拓?你覺得他像好人嗎?比陰險,我還比不過他!之前JS和智和冇合作成功,就是因為他丟下智和老闆來找你!你猜最後怎麼樣!智和跟啟勝去合作,啟勝卻發現智和的核心技術團隊整一個被挖走,智和集團成了個空殼公司。”

“你是說,霍明拓挖走了人家技術團隊?”

“除了他還有誰!撬人家牆角逼的智和回來跟他合作。”

“你怎麼那麼清楚,跟當事人似的。”

“漬漬,你嫁給我我就告訴你!”宮七律神秘兮兮。

“……”

“你現在不想嫁也行,要麼我付個定金?”

“什麼定金?”

“禮金的定金,你先收一部分,等你想嫁我了,我再把所有禮金都給你!”

“……宮七律你是腦子有病吧!”

“我腦子裡都是你,你要覺得這是病,那就是吧。”

“……”

“誒!”宮七律突然誒了一聲,一拍掌說:“等以後我們結婚生孩子,如果是男孩就叫宮齊!女孩就叫宮小棋!好不好聽?”

“……”白一寧低頭吃牛蛙,壓根不理會他,彷彿眼前坐了個智障。

-------

白星楚的新聞熱度隻持續了兩天的,兩天後所有新聞就被壓下去了。

隻有論壇上貼吧裡可以討論這件事。

但是兩天時間也足夠了,幾乎所有人都看清了白星楚的真麵目,覺得她虛偽做作,簡直是白蓮花的典範。

學校裡最津津樂道的也是白星楚被趕出學校的事。

大多數人都在幸災樂禍。

畢竟看著那麼高高在上的明星摔到塵埃裡,都是吃瓜群眾喜聞樂見的事。

她太幸運了,無論是美貌事業學業甚至包括男朋友,都是頂尖的。

大家眼紅也不想看見人家過的好。

簡清若是連喝水都能笑出來,從來冇那麼解氣過。她身價漲都冇那麼開心,重要的是讓白星楚身敗名裂了!

哪怕生理期,她都笑容滿麵了。

“漬漬,你這開心的太明顯,要是被記者看見拍了照又有新聞了!”是任知光從自己的攝影棚過來,手裡還提著一杯桂圓紅棗茶。

“來,寶貝兒,生理期,喝點熱的!”任知光把她手裡的涼水拿開。

簡清若很嫌棄地看他,“我怕有毒,不喝!”

“噗嗤”任知光笑出來,“怎麼,白星楚出事,怕我為她出頭找你算賬?白星楚的事關你什麼事?還是說,真的關你事了?”

意思,不喝這個茶就關她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