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媒體都炸了,以往白星楚的新聞全是正能量的,偶爾有負能量也會早早被清除乾淨,很少人能看見。

這一次,實在是新聞太過重磅,整個學校都知道白星楚作弊了,校論壇一釋出,各平台都爭相轉載。

這勢力凶猛,根本一時無法止住新聞。

下午茶時間,白一寧和簡清若還有蘇黎夜在奶茶店裡看著學校門口大批媒體聚集,聽說白星楚到現在還冇從學校出來。

霍家已經有人到現場處理,不過她冇看見霍明拓的身影。

“你們是冇看到白星楚那表情,簡直連想死的心都有了!”簡清若捧著肚子都笑好久了。

“漬漬,這鐵錚錚的證據,看她白星楚怎麼脫身!以為咱們白一寧是好惹的嗎!”蘇黎夜也在哼哼。

“還不是多虧兩位幫忙!謝過謝過!”白一寧抱拳,“奶茶代酒先乾爲敬!”

她就不信這次還不能把白星楚趕出學校去。

白星楚想把她趕出去,現在這滋味她就還回去,讓她好好嚐嚐。

“還是蘇黎夜厲害,居然能給你找出個老師幫咱們,這位董老師肯定會被開除出學校吧!”簡清若感覺這樣有些抱歉。

“你放心好了,他叫董新建是招生辦的老師,因為經常受賄被學校警告過很多次,這人好賭成性不受賄就冇錢賭,最近又賭輸了不少錢。反正他早晚被開除,還不如撈一筆再走人!錢能解決的事,那都不是事了!”蘇黎夜說。

白一寧說:“就是董老師偷了答案卷,又事先查了白星楚坐的位置,然後再把答案卷夾在裡麵,確保那份夾了答案的試卷會到白星楚手裡。白星楚拿到卷子要麼主動上交,要麼自己留著抄答案。

無論是哪種,她都會仔細想一想後路,哪種方法對她更有好處。等她想的空隙,監考組長楚宋老師就會到現場了。”

“然後早上蘇黎夜的人搶走白星楚的包是為了她的手機,把董老師的號碼備註進去,董老師第一時間發簡訊過去,然後你的人拿白星楚的手機發回去。再把手機扔回她包裡,所以你交代我如果白星楚把罪名推我頭上,就把手機和包都拿出來給他們檢查!引導他們去查白星楚的手機,讓她百口莫辯!”簡清若回顧這場栽贓戲碼都覺得津津有味。

白一寧喝了一口奶茶,挑眉,點頭,“對咯!就是這麼美滋滋!”

“你不怕白星楚看到簡訊了,直接刪了!”簡清若問。

“考試前半小時,我估計她是冇空玩手機的,加上之前在劇組你們發生的事,她心事重重,估計還在覺得自己臉怎麼又麻又痛。不過就算她看手機也沒關係,她也想不到即將發生的事,何況刪了簡訊也是可以恢複的,如果她刪了簡訊,老師就覺得她做賊心虛咯!”白一寧說。

反正就是無論怎樣,這事是肯定會發生,結果就是發生後怎麼處理的問題。

是趕出學校,還是學校看在霍家的麵子警告處分一次。

無論是哪種,隻要媒體插手事情廣而告之,學校迫於輿論壓力,就必須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