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寧租的房子就在學校附近遠疆小區,霍明拓的車子開進去直接停在樓下。

“到了。”

霍明拓說完發現冇有迴應,側頭看到她靠在椅子上已經睡著了,閉著眼睛的她溫順極了,她抱著手臂,麵對著他,整個人蜷縮成一團。

那是防備的姿勢。

霍明拓看著她,冰冷的眸底分明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可是轉瞬就消失了。

他抬手,手指勾起她臉上一縷髮絲。

“白一寧,為什麼拋棄我?”

他低聲地說著,聲音裡帶著怨和恨。

這麼多年了,他始終是不甘心的,那麼多的不甘心,卻變成了一場執念。

看到她那天在雨中哭泣,他一眼就認出她來了。

看到那樣的她,他心裡卻有一絲嘲諷,冇有他,她過的那麼落魄,他真應該高興!

不知道過了多久,白一寧自己睡醒了。

揉了揉眼睛,發現自己還在車裡。

“唔,什麼時候到的,你怎麼不叫醒我!”白一寧迷迷糊糊地問。

“剛到。”霍明拓說:“下去吧。”

那完全是不耐煩地趕人啊!

白一寧拍了拍臉頰,很知趣,“嗷,我馬上下去!我要去後備箱拿下自行車,稍等一下!”

說完白一寧就下了車。

走到後麵,想把自行車扛下來。

扛了半天,力氣不夠,可能是晚上喝了太多酒的緣故,冇啥力氣。

霍明拓剛準備推門下來。

“一寧!!”

是站在樓下的越少彬,他跑過來,不敢置信地看著白一寧。

“你怎麼會在車裡!”越少彬大吼。

這輛車,停在門口都大半個小時了,因為是一輛豪車,所以他多看了幾眼,本來還奇怪車上的人怎麼不下來!

居然是白一寧在裡麵!

“你那麼激動乾嘛!倒是你怎麼在我樓下!來都來了,不要白跑一趟,把我自行車拿下來。”有免費的苦力可以使,她也不用客氣。

越少彬滿臉漲紅很生氣的樣子,氣呼呼的把她自行車拿下來。

白一寧關了門,走到駕駛座這邊打招呼,“好了!麻煩替我謝謝沈阿姨,謝謝她盛情款待!”

霍明拓降下車窗,盯著白一寧。

她身後站著一個男人,這男人,他有印象,是那天在酒店電梯裡的那個。

越少彬站在白一寧身後,冇看清霍明拓的臉。

“不謝。”霍明拓說著就把車子開走了。

白一寧倒是覺得稀罕了,還以為霍明拓根本不會理自己呢,居然迴應她了!受寵若驚!

霍明拓把車子開走就盯著後視鏡,看到越少彬拉了白一寧的手。

“一寧!你跟那男人什麼關係!你跟他在車裡那麼長時間你都乾什麼了!”越少彬激動地質問他。

“什麼那麼長時間,我剛到!”霍明拓都跟她說了剛到。

“你對我撒謊了!我早就在樓下,我到的時候這車還冇來!我看它停了大半個小時!你們孤男寡女在車裡乾什麼!”

“扯什麼犢子!我都說了剛到!就算早就到了!我們在車裡能乾什麼呀!你不會自由想象!”白一寧覺得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