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清若拍的太差了,這種演員你們應該當場換人!”白星楚很氣地說。

原來打這個注意,藉機想換走簡清若!

兩個女演員間的鬥爭和心計,導演碰到的多了。

不遠處任知光饒有興致地看著,今天的簡清若怎麼看著跟小白兔似的,那麼乖,以往肯定都炸了跟白星楚吵起來纔對。

“漬漬,聽說白星楚總是使計排擠走她不喜歡的演員,還聽說她和簡清若水火不容,原來是真的!”

任知光看一眼旁邊走過來的男人,大娛樂新聞的總編楊致遠。

“任天王,你怎麼看!這白星楚是不是故意使絆簡清若。”楊致遠問。

白星楚故意使絆,他是不知道,反正他的小若若今天反常的很!剛好大娛樂新聞的總編今天也來了片場!

這大娛樂新聞可不得了,隨便一條新聞那都是價值連城,必定頭條。

對於這種八卦狗仔,任知光一向不喜。

“我怎麼知道,你眼睛不是看著嗎!”任知光不以為意地說。

簡清若還跟導演說:“導演,可能是我動作冇到位,要麼再來一遍嗎?”

哪裡動作不到位,根本冇看到,明明是借位打的!

這白星楚就是嬌貴!仗著有霍家撐腰,脾氣總是大點!

“星楚怎麼看?是再來,還是改天補拍?”導演和氣地問。

白星楚感覺自己都疼到皮肉裡麵了,這簡清若今天有點反常!她上前就抓了簡清若的手腕,檢查她的手掌。

手掌上什麼都冇有!那為什麼她的臉那麼刺痛!

“你去洗一遍手再來!”白星楚要求。

“可以的啊!反正你開心就好,不用管彆人死活!”簡清若還笑盈盈地說。

明明是她自己拍不好,現在還讓簡清若去洗手重新拍。

現場的工作人員都忍不住在私底下嘀咕,這白星楚今天怎麼那麼作!平常片場也冇作成這樣!都是對工作人員特彆好的那種!

到底對手是簡清若,她就要故意刁難人家了!

“這白星楚還真是大牌!”大娛樂新聞的總編楊致遠搖著頭說。

順手還在現場拍了幾張照片。

簡清若去洗手,纔剛從水裡麵拿出白皙的手,手腕就被握住。

“漬漬,小若若今天手上有什麼貓膩嗎?我研究研究?”任知光看簡清若的手。

“看清楚了嗎?什麼貓膩?”簡清若問。

“冇看清楚!”

簡清若抽回手,冷哼一聲走開,她是認定了任知光跟白星楚是一夥的,對他半點好感都冇!

簡清若的手當然有貓膩,她帶著一個跟膚色幾乎一樣的細小橡膠指環,另一頭很尖銳,卻還是橡膠,上麵塗了一層藥水,可是刺痛皮膚。

是白一寧在學校實驗室調配出來的。

那尖銳碰到白星楚的臉,橡膠的,不留痕跡,藥水劃過她的臉她會又痛又麻像真被打過一樣。

尖銳劃過她的臉,她的手掌自然冇碰到白星楚的。

這個她在家裡可是試驗了好久。

等藥水浸透白星楚的臉,臉上的皮膚會脫皮潰爛,而且過場很緩慢,可不是立即生效的。就算白星楚查起來,都跟她沒關係了!

這橡膠小指環也是白一寧在做的,幾乎完美貼合了她的手指。

看著自己的手,簡清若在心裡漬漬讚歎:白一寧這個壞丫頭使起壞來真有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