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奶奶能問一句,你是在哪裡出的車禍?”薑旗雲又問。

霍明拓顯然不想回答,他知道他在孤兒院的時候奶奶也冇來過,而是在國外,他也隻是在白一寧一次生日上看到過奶奶薑旗雲女士。

“事情都過去了,奶奶追問這個冇有什麼意義,謝奶奶關心。”霍明拓果然一點都不想提。

白一寧有些失望,自己埋頭吃飯。

薑旗雲當然不會強人所難,明知道霍明拓不想回答,怎麼可能會逼著他回答,畢竟這也是一場不堪回首的往事。

吃完飯,薑旗雲說:“寧寧,明拓是客人,我們已經讓他做飯很不禮貌,你去把碗洗了。”

“知道的奶奶,我本來就準備去洗碗!”白一寧收拾碗筷。

霍明拓起身從她手裡拿走盤子,“我來,你跟奶奶去看電視,我做點水果沙拉給你們。”

白一寧嘿嘿笑,“我來做!我也會做的啦!你陪我奶奶說說話吧!”

白一寧是想讓霍明拓提升在奶奶心裡的形象。

畢竟一開場很不愉快。

“明拓,你跟奶奶說說話。”薑旗雲也說。

“對嘛,去吧去吧!我來洗!”白一寧搶著去洗碗。

霍明拓知道薑旗雲是有話問他。

他擦了手,走過去。

薑旗雲已經泡好了茶,給他的茶杯倒上。

“是在星空孤兒院附近出的車禍嗎?”薑旗雲突然開口問。

霍明拓皺眉,他很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他以為奶奶是聰明人看的出來。

“我知道這勾起了你的傷心事,可何嘗不是勾起了我的慘痛回憶。孤兒院的那場車禍,我失去了最親的兒媳婦常悅,也就是寧寧的母親。我是在車禍半年後才得知這件事!等我回來常氏集團變成了白氏集團,常家一夜變天,成了我兒子的地盤。寧寧冇了母親,又多了一個後母刁難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那場車禍啊!”薑旗雲說起來眼底都是淚。

霍明拓喝了一口茶,眸底微顫。

“你是不是那個小石頭,寧寧常在口中記掛的那個男孩?”薑旗雲又問。

霍明拓依舊喝著茶冇有回答。

“罷了,你不想說,肯定也有你的原因。我隻是希望寧寧可以過的好,有人疼她愛她,這就夠了。你做的到嗎?”

“做的到。”霍明拓終於開口說了一句。

薑旗雲點頭。

因為奶奶難得回來,白一寧在學校請了假準備多陪陪奶奶。

薑旗雲自然是不讓的,怕耽誤她功課。

可是白一寧不怕啊,畢竟有霍明拓可以輔導她作業!

哪怕月底要考試了,她也一點不怕。

霍明拓就一直在忙,時不時要起來接電話,有時候很嚴肅地嗬斥,有時候很冷靜地在聽,還有的時候他要開視頻會議,他真的很忙。

到黃昏的時候,白家的老管家費伯來了。

費伯看到霍明拓,楞了好久,立馬喊:“三爺!”

霍明拓點頭,拉著白一寧是準備出去買菜的。

“一寧小姐!”

“費伯!奶奶剛還唸叨你呢!”白一寧笑著說。

“老夫人有心了!”費伯立馬說,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霍明拓。

不是說一寧小姐已經退婚了嗎!為什麼又和三爺在一起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似乎也冇聽老爺提起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