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洪崐多次請她回家,她就是不屑理他,但是白洪崐也不是不孝子,還是會孝敬她,白洪崐孝敬的錢,薑旗雲還是會收下。

這些錢薑旗雲就拿來養活白一寧。

是個很有個性的老太太。

薑旗雲住在富人區的一個彆墅群內,叫九州府,這裡霍明拓和白一寧都不陌生,因為白一寧之前就來過,宮七律住在這邊。

這彆墅群很大,碰到熟人的概率所以也很小。

霍明拓最不想看見的當然是宮七律。

可是偏偏有些人就是那麼陰魂不散。

一下車,薑旗雲麵前就蹦躂出一個麵孔,還有一束深紫色的玫瑰花。

“奶奶好!”

薑旗雲楞了半天,“我冇你那麼大的孫子啊!”

白一寧看到眼前的男人,嘴角都抽個不行,為什麼這樣也能碰上!他怎麼在奶奶房子的樓下!

霍明拓停了車下來,看到宮七律臉色冰冷。

“奶奶,我是寧寧的……男,性I朋友!”宮七律對白一寧還拋了個眉眼。

霍明拓把白一寧拉到自己旁邊,“奶奶,我們都不認識他。”

“是啊,奶奶,我也不認識他!但是我認識寧寧啊!奶奶,這花是剛摘下來,聽說您喜歡玫瑰花,我特地準備的!”宮七律把花給薑旗雲。

薑旗雲確實喜歡玫瑰,朝氣豔麗成熟,這是她這個年紀無法回到的過去。

怎麼能不愛呢!

“這是產自法國的路易十四,深紫色的玫瑰花!這花好!好看!有品位!”薑旗雲對這束花實在喜歡,誇獎著,對宮七律明顯就比對霍明拓的態度要好。

“奶奶見多識廣,一看就知道是什麼品種!我哪有什麼品位,就是覺得好看就給奶奶買了!奶奶喜歡就好!”宮七律那嘴巴都開出花來了。

相比不善言語的霍明拓,奶奶簡直對宮七律另眼相看!

“你這孩子!怎麼那麼會說話!跟寧寧認識啊!怎麼奶奶以前冇見過你!”薑旗雲對著宮七律家長裡短。

“是啊都怪我這麼晚才找到寧寧!”宮七律看著白一寧很惋惜的樣子。

收回的視線的時候就跟霍明拓的碰上了。

霍明拓盯著他,這淩厲的視線絕對能當場把人射殺,可宮七律不怕。

白一寧也鬱悶啊,來搗什麼亂!

這時候不會說甜言蜜語的霍明拓簡直就是處處下風!

“奶奶!您剛回來肯定累了!明拓會做飯的,還帶了菜說是給我們做飯吃!”白一寧又給霍明拓使眼色,這木頭啊,提行李走人進屋啊!

霍明拓反應過來去提行李,宮七律簡直分分鐘想幫忙。

白一寧抓了宮七律就走開,“能不能彆搗亂啊!”

“我冇搗亂!我是來見奶奶的!”

“那是我奶奶,又不是你的!”

“你的奶奶就是我的奶奶!就是這麼愛你!”宮七律還在胸口比劃了一個愛心。

“……”草!

“一頓飯!我保證單獨和你吃一頓飯!走行不行!”這人怎麼那麼不知趣啊!

宮七律挑唇,“兩頓!不能再少!不能有那位!”

那位當然是指霍明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