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阿姨睡了嗎?我想去看看她!”白一寧想到沈沐對自己的突然冷漠,心裡有些發慌。

“她睡了,你也睡吧。”他說著上前吻了她一下,“晚安。”

她楞了片刻而已就習以為常了,被他吻,似乎都習慣了。

白一寧睡在房間裡總感覺自己有心思,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了,總沈阿姨看她的眼神有點奇怪。

“一個霍明拓,兩個霍明拓,三個霍明拓……”實在睡不著,她就閉著眼睛在數數。

數著數著越發精神了。

眼前似乎有一片陰影出現。

白一寧立馬睜開眼睛,卻冇看到人。

正鬆了口氣,卻看到床邊真的躺著人,霍明拓!

我曹!真嚇人!

夢遊了嗎這是!

他從陽台跳進來的!他們的房間是緊挨著,陽台也離的不遠,所以乾脆從陽台跳進來的啊!

“霍明拓!!”白一寧叫了叫他。

可他冇反應。

“霍明拓……”白一寧又叫他。

霍明拓似乎聽到了一般,倏然睜開眼,有零星的光落進他的眸底,似乎照亮了他整雙眼。

他一下子就翻身上去咬了她的唇。

白一寧下意識的雙手撐在他的胸口。

可是他瘋了一樣咬她,,直接扯碎了她單薄的睡裙,……

羞恥的感覺讓白一寧不停掙紮,可他像似不為所動,隻是像隻野獸地欺負她。

“霍明拓!你放開我!放開!”白一寧怒吼著。

他眼底像似帶著血一樣的紅色,似乎要把她生吞活剝了!

白一寧害怕他這個樣子,哭著喊著:“霍明拓!你這個壞蛋!你欺負人!我再也不要理你了!你噁心!”

她哭著捶打他的胸口,霍明拓似乎聽見了一般。

她突然感覺身子一重,是霍明拓整個人壓在她身上,閉著眼睛呼吸有些粗I重,卻又是平緩的。

他睡著了?

白一寧臉上的淚水都冇乾,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他閉著眼睛似乎真的睡著了!

草!這真是夢遊嗎!

夢遊的人是不能叫醒的,聽說會嚇死!

白一寧隻能把他輕輕推開,可又忍不住想打他一頓。

衣服都給撕破了,白一寧又去衣櫃翻了件睡衣出來。

這衣櫃被塞的很滿,全都是新衣服,也都是同一個號,是她穿的size,有睡衣,休閒衣,運動衣,甚至還有泳衣。

白一寧回頭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心裡的滋味也說不清。

霍明拓說喜歡她,可是對她的喜歡卻夾雜著很奇怪的東西,說不上來那是怎樣的感覺。

夢遊都夢到她床上來了。

這隔壁要是睡了白星楚,他是不是也夢遊過來?

這要是白星楚在床上,估計不等霍明拓主動,就已經很主動地把自己交出去了。

想到這裡,白一寧心裡是不痛快的。

霍明拓是趴在船上的,身上就穿了一條褲衩。

她怕他睡得不舒服,想幫他側過身,無奈,他太重了。她隻好放棄。

可是在霍明拓腰上,她卻看到了一條很猙獰的疤。

她的指腹在疤上掠過,又細細地摩挲了一遍。

是錯覺嗎還是巧合,為什麼覺得這條疤跟自己的很像!

她以前也老是摸自己腰側的疤,後來越摸越覺得醜就去紋了紋身,把整條疤都給遮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