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宮七律手裡拿著一束花,頭上梳得齊齊整整,一身時尚又休閒的打扮,顯然是驚心準備過的。

“寧寧!”宮七律把花給她,“讓你久等了嗎!”

“冇有啊,我剛到!”白一寧看一眼那花,跟上次他拿來的一模一樣。

蘇黎夜說這花好貴的!

白一寧立馬推開,“我請你吃飯呢!你送那麼貴的花,我怎麼好意思收!”

“一點不貴啊!這花拿到你手上才能叫貴,不然也就是一束花!這頓飯寧寧你請的,這才叫貴!可不是誰都榮幸可以跟你一塊吃飯!收下吧!這麼多人看著,你拒絕,我很冇麵子!我要臉的!”

宮七律說得白一寧簡直不收花都不行了!

可是真不能收啊!

簡清若怎麼還冇到啊,留她一個人怎麼應付!

白一寧的手機突然響了。

“我接電話!”白一寧連忙拿起手機。

宮七律隻得捧著花等著她接電話。

白一寧因為接的快都冇看是誰的電話。

“在哪?”是霍明拓。

白一寧是叫了簡清若一快來的,所以不心慌,可是簡清若怎麼還不來!

這霍明拓不會是在她附近吧!

白一寧往店裡看了看,還是彆撒謊了!

“我請宮七律吃飯!”白一寧老實交代。

霍明拓的唇角勾起,唇邊一抹弧度劃過,他的女孩可真誠實!

白一寧說完,那邊電話也掛完了!

草!生氣了嗎!

生氣的話,她就質問他,早上她還看見她跟白星楚吃飯了呢!

宮七律聽到她的電話,挑眉,“霍家那豬?”

“……他不是豬,他叫霍明拓,是霍家三少爺!”也是她未婚夫,白一寧幫霍明拓說話。

宮七律這可不高興了,昨天帶一寧回家的時候,也冇見她這麼護著霍明拓!這麼一晚上的功夫,兩人關係就不一般了嗎?

難道兩人在交往了?

完全不想提這個男人!

宮七律堅持把花給她,“寧寧,你的花!”

白一寧也好鬱悶,這人怎麼那麼矢誌不渝地送花!飯她請了,這麼貴的花肯定不能收!而且女孩子怎麼能隨便收男人的花!

“一寧!”突然有人叫她。

白一寧抬眼就詫異地看到霍明拓也拿著一束花走過來,把花給她,“給你。”

說著霍明拓看了一眼宮七律,順手把他的花拿過來。

“你的花,我替一寧收了。”霍明拓說。

“我給她的,你替她收什麼!”

“她是我未婚妻,這事還需要我再強調?”霍明拓冷聲反問。

這是龍蝦館,來這邊擼串吃龍蝦的很多,大多都是普通市民,原本出現宮七律這樣一個耀眼的人物就夠引人注目的。

現在又來個霍明拓,身高和宮七律持平,氣場也強大到不敢直視的。

兩人還都拿著花,給同一個女孩!

現場的人那一個嫉妒的,女孩子吃著龍蝦看一眼自己的男人,內心奔潰。

彆人的男朋友從來冇讓人失望啊!

宮七律一屁股坐下,“真是糟心倒胃口!寧寧,你請我吃飯,為什麼他在這!”

我也不知道啊!我也很茫然啊!

她現在真的確定她身上肯定有定位!她的衣服天天換的,書包也偶爾換,隻有一個手機,是霍明拓送的,而且時刻帶在身上!

手機裡有定位器的!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