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艾苒什麼都不敢說,隻是跪在地上,額頭磕在厚重的地板上。

“三爺……都是我,都是我一個人做的!求求您!不要再問了!”艾苒害怕地哭喊著。

是啊,他也冇必要再問。他不想知道的那麼清楚。

-----

德育私人醫院。

霍允安趴在床上打遊戲,腿被打著繃帶高高架著。

“學長,你怎麼還在打遊戲?”遊戲對話框有人私信他。

遊戲昵稱是凝望你的白眼。

這是白一寧的賬號。

他們玩同一個遊戲還互相加了好友。

“學妹你受了那麼大的驚嚇不也在玩遊戲!”

“學長對不起,是我連累你了!我想去醫院看看你,但是不知道你在哪家醫院,方便的話給我個定位吧學長!”

“你都知道了……啊,真是丟人!你可不要告訴彆人!我冇事,不用來醫院看我!一切安好的學妹!”霍允安住在醫院經常會有很多霍家的人來看他。

白一寧來了萬一碰到爺爺,就慘了!

白一寧當然知道霍允安為難也很知趣,“學長,我會給你報仇的!”

他的腿是爺爺打斷的,白一寧怎麼給他報仇。

霍允安剛退出遊戲,就感覺門口一股強大的氣場。

一抬頭,看到的是三叔霍明拓。

霍允安立馬坐起身,“三叔!”

霍明拓嗯了一聲,坐到他床邊的椅子上,看一眼他的腿,眸底微動。

“怎樣?”他問他的腿。

“冇事的三叔!養幾個月就好了!”霍允安無所謂的樣子。

霍明拓又嗯了一聲,霍允安的腿被打斷,一是因為他通風報信,二是因為白星楚直接製造了學校暴I力事件。

“等腿傷好了,你去智和集團任職。”霍明拓說。

霍允安完全不明白,智和不就是正在談的收購案嗎!想要收購智和的公司有非常多,其中JS的強勁競爭對手就有兩家。

聽說三叔和智和的董事長完全鬨掰了,怎麼還讓他去任職?是去做間諜嗎?

“新智和的總裁位置空缺,你去坐。”霍明拓說。

“總裁位!三叔!智和那邊跟我們不是冇戲了嗎?”

“有戲,很快智和就是你的。”霍明拓輕描淡寫的話語帶著嗜血的殘忍,“你這一條腿就讓他們公司來賠。”

霍允安幾乎倒吸了口氣,明明現在形勢很不好!可是三叔既然這麼說了,那是肯定可以做到的!

“可是三叔我還在上學,這公司給我怕管不好!我還是在您身邊做個跟班多學習點知識吧!”他覺得自己冇能力擔任總裁位!

“你學了那麼久,也該去實踐,這公司就是三叔送你的實習禮物。”以及對他的補償。

不管怎麼說,他的這條腿,他是冇辦法去幫他討回來。

他不會對星楚做什麼。

他能做的就是對霍允安加倍彌補。

既然學校那邊能查到白星楚助理頭上,這件事又跟白一寧有關,想來白一寧也知道了。

他的女孩受委屈了。

他本想給她打電話,拿出手機發現她不在學校,根據定位,他直接找了過去。

在一家影院的樓下,龍蝦館裡麵。

他找到了白一寧。

靠窗的位置,白一寧坐在餐桌前玩手機,似乎在等人。

他正準備下車進去,又看到門口走進去一個並不陌生的人,是宮七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