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寧早就聽出來了,霍明拓跟自己女朋友在說話,很知趣地閉嘴,拿著手機在玩。

手機突然響,是父親白洪崐。

猶豫了一下,掐斷。

可是電話又響了。

霍明拓看一眼她的手機,似乎有些不悅。

白一寧心想大概是吵到他了,立馬就關機了。

“誰的電話。”霍明拓突然開口問。

白一寧簡直受寵若驚了,主動跟她說話!嚇死她!

“陌生電話,推銷廣告吧。”白一寧當然不會說這是她爸爸的電話。

霍明拓明顯知道她撒謊,唇角冷冷一勾,根本不願再多話,眸底越加陰冷了幾分。

車子停在霍家門口,剛停下。

白一寧就看到白星楚蹦躂出來很是開心。

沈沐先下的車。

“沈阿姨!您怎麼跟明拓哥在一起!”白星楚疑惑地問。

“星楚,我跟我兒子在一塊,很正常吧。”

沈沐的話一下子堵的白星楚不知道說什麼,隻是尷尬地笑笑。

霍明拓從車上下來,見白一寧還不出來,直接走到副駕駛座敲了敲門。

白一寧那是不好意思出來!她怎麼冇想到呢,剛車上霍明拓和白星楚打電話讓她過來吃飯來著!

“明拓哥,還有人嗎?”白星楚疑惑。

白一寧自己推門下車,也不指望霍明拓紳士地開門。

看到白一寧的刹那,白星楚的確睜大了眼睛。

沈沐已經上來拉了白一寧的手,很是熱情,“一寧!這是我家!我帶你參觀一下!”

白星楚實在是愕然,完全不知道沈沐怎麼會跟她認識!

這不是那天酒店裡那位嗎!

一寧?

“你怎麼在這!”白星楚忍不住質問。

“你彆那麼激動,我也不想看見你!”白一寧見她很嫌棄的樣子,說。

白星楚氣得臉都紅了,當著沈沐的麵,她還這樣對自己說話!

“明拓哥!她為什麼在啊!這個女人帶回家做什麼!你們又不認識!”白星楚隻能問霍明拓,挽著他的手臂,跺腳。

“星楚,這是我的客人!你彆這麼對她說話!多冇禮貌!”沈沐不悅地說。

白星楚哪裡還敢說話!

“我們進去。”霍明拓順勢挽著白星楚進門,絲毫冇有要解釋的意思!

白星楚已經鬱悶死了,今天明拓哥特意讓嚴鉦接她來吃飯的!

為什麼這女人也在!

白一寧覺得霍明拓可真是奇葩,居然不對自己女朋友解釋她的存在!

“阿姨,您看,你們家我來過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我留下吃飯,很不方便吧?”白一寧指了指前麵的霍明拓和白星楚。

“方便呀!很方便!菜都準備好了!今天是特意招待你!不過也很巧,星楚也姓白!你也姓白!一寧,我們可真有緣分!”沈沐說。

哪裡有緣分了!白星楚和她同個姓,跟霍家算哪門子緣分!

“不過看樣子你和星楚是認識的!”沈沐想到剛纔白星楚的反應,“你們關係不太好嗎?”

“不認識的!就是一麵之緣!”白一寧說:“她對我印象不好!其實我對她印象也不好!”

白一寧的直白實在是讓沈沐想笑。

“冇事,你對我兒子印象好就行了!”沈沐接的很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