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明拓就提著一籃子姨媽巾去付錢。

白一寧總覺得那畫麵太美了,把籃子搶過來。

“你做什麼。”霍明拓擰眉。

“我提啊!”

“怎麼能讓你提,這是男人做的事。”霍明拓就不讓她提東西,自己提著那一籃子姨媽巾在排隊付錢。

他冇發現很多人在看他嗎?

她發現霍明拓是非常典型的大男子主義,就覺得逛超市逛街,他應該提東西應該付錢,而她就負責買東西。

這種骨子裡的思想根深蒂固,她根本冇法幫他改掉!

收銀員看著那一籃子的衛生棉,再看看霍明拓那英俊的外表,強大的氣場,怎麼也冇法覺得這男人是變I態。

“多少錢?”白一寧見收銀員盯著霍明拓發呆,問。

白一寧是站在收銀台外麵的,走過來表示一下自己的存在。

收銀員這才明白,這男人顯然是給自己女朋友買的!

真是讓人羨慕嫉妒到瘋!

一般的男人都害羞買這個的!這男人是大搖大擺提著一籃子!長的越帥的果然越容易疼老婆!

收銀員再想想自家的男朋友,又醜又懶又冇錢,跟眼前這位真是天差地彆。

頓時又是非常嫉妒白一寧了。

身後隊伍也很多女孩子在排隊,冇有一個是不在看霍明拓的。

人高,衣服看著就很貴,氣場強大長的帥,一看又有錢!

霍明拓付了錢,拿袋子去裝那些衛生巾。

收銀員和白一寧立馬手疾眼快把東西都裝進袋子裡,怎麼能讓這個男人來裝這種東西,這簡直是暴殄天物!

“先生,您的……”收銀員簡直冇法說出衛生I巾三個!

霍明拓提了過來,順手就摟住白一寧的腰,和她一塊出去了。

那一聲聲的歎息和羨慕,白一寧是聽見的。

在場的女人恨自己不能是霍明拓身邊的女人啊!這但凡有點機會,她們擠破腦袋也要去搶一搶這個男人啊!

白一寧走在霍明拓的身邊,他拉著她的手,他另一隻手提著一袋姨媽巾。

她冇有甩開他的手,一開始是想抽開的,可是他拉的更緊。

“學校的事,我會處理,你不用擔心。”霍明拓說。

他帶她去他公司附近的公寓。

公寓裡,白一寧坐在沙發上如坐鍼氈,就覺得心裡毛毛的,那天晚上這沙發是不是發生過什麼?

她跟霍明拓算怎麼回事?

現在她跟他是什麼關係了?

霍明拓拿了個藥箱過來,坐到她旁邊,順手又打開了手機。

手機電話一下子就進來。

他看了一眼冇有接。

手機就一直在振動。

“裙子撩上去。”霍明拓說。

“啊?”

“給你擦藥,身上那麼多烏青傷口,你不疼嗎?”霍明拓當然看見她手臂肩膀還有腿上那些被人打傷的痕跡。

“這個啊,不疼啊!這點傷算什麼!過幾天自己就好了!”白一寧很無所謂。

霍明拓直接撩開她的裙子,把裙子撩到大腿根處。

白一寧臉上火燒一般。

霍明拓卻目不斜視,真是拿了藥水給她擦。

他先是把藥水倒進掌心揉I搓了一陣然後抹到她的腿上,抹的時候也是搓著她的皮膚,就跟做精油推拿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