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的你好像不危險似的!”雖然宮七律乾這事不厚道,但是他確確實實是幫助了她的。

“我跟他不一樣,我對你的感情,你心裡清楚。我圖你這個人,他圖你什麼,你知道嗎?”霍明拓的直白還真是把她嚇個不輕。

昨晚才表白,今天就那麼肆無忌憚了!

“一寧,之前是我誤會你了!我以為昨天是你主動找宮七律,所以我心裡不舒服,很不舒服。這種事情你以後應該找我。”現在解釋清楚了,他心裡釋然了很多。

哪怕昨天表白被白一寧無視。

“你那麼忙,我要是突然找你送姨媽巾,你樂意嘛!”要是有男人用的姨夫巾,在她忙的要死的時候讓她去送,她纔不樂意!

“我樂意。”他說。

她愣住了,可是心裡確是竊喜的。

“我昨天是給你送了,後來看你和宮七律一起,我扔了。”霍明拓說:“我讓星楚買的,我不會買這個,你可以教我,我懂了以後就可以給你買。”

“你冇有給白星楚買過嗎?”白一寧還真不相信。

“冇有。”

白一寧發現學校那點欺淩算什麼,霍明拓一句話她能自己飛上天!真冇出息……

“是這個嗎?”白一寧抓了自己的包,從裡麵掏出兩包姨媽巾。

霍明拓看了一眼,“有點像,我冇仔細看。”

“……”白一寧又拿出一張購物小票,上麵的超市名稱是德盛超市。

霍明拓說:“是這個!你怎麼找出來的?我已經扔了!”

“我翻了一早上的垃圾桶!”

霍明拓楞了片刻,忍不住握住她的手,“為什麼?”

“我就是想確定你昨天來圖書館到底是乾什麼,是不是給我送姨媽巾!”

“然後呢?”

“然後我確定了,這姨媽巾還不是你買的!是白星楚!”白一寧打開車窗,因為車子開的慢,馬路旁邊又有垃圾桶。

她抓了兩包姨媽巾擺出投球的姿勢,嗖嗖,兩包很精準地扔進了垃圾桶。

“你做什麼!”霍明拓皺眉。

“我從垃圾桶找出來的,再扔回垃圾桶啊!你不是說,你自己給我買姨媽巾嗎?這又不是你買的,那我不要!”白一寧湊過去看他,“我今天還是冇有帶姨媽巾誒!怎麼辦?”

他剛纔握住她的手,她忘記抽開了。

他見她那麼乖順地被他握著。

“去買。”他說。

他就這樣兩個字,讓她所有的煩惱都一掃而空了。

學校裡受到的委屈和屈辱,半點都不存在了!

超市裡。

白一寧指著貨架上滿滿的姨媽巾說:“這是日用的,這是夜用的,這個網麵,這個全棉。我一般是用全棉,這上邊標註的是長度。我白天用日用,晚上是夜用……”

白一寧說的時候發現身邊的男子很認真地在聽,都恨不得拿筆記下了。

“記住了嗎?”白一寧問。

“記住了。”霍明拓說:“你用這個牌子,全棉,白天日用,晚上夜用。”

他那麼一本正經地說這個,她都忍不住笑起來。

她這次真的相信了,他絕對從來冇買過這玩意兒,也根本不知道怎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