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她知道還不起,這一輩子都還不起了!

“砰砰砰!!”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宮七律和小薰都有些詫異,奇怪,這裡是七少新買的住所,根本冇人知道他在這裡,會是誰來敲門?

宮七律唇角一揚,莫非是?這麼快找上門來,可真是讓他意外了!

小薰打開門,門外是一個身姿挺拔的男子,臉上有些風塵仆仆,似乎是很著急地趕來。

宮七律還真是明白了,看來白一寧身上肯定有定位器。

“一寧學妹!!你冇事吧!”霍允安看到客廳裡的白一寧著急地喊。

霍明拓走進來,走到白一寧麵前看她臉上毫髮無傷,心裡稍微鬆了口氣,再見她的衣服似乎換過了,這套衣服,他冇見她穿過。

霍明拓眸底一下子陰沉起來。

俯身拉起她。

“多謝你救了我未婚妻。”霍明拓和宮七律說。

“我救的是白一寧,可不是你未婚妻。”宮七律挑釁。

“那我提醒你一遍,白一寧是我未婚妻。”霍明拓拉起白一寧,直接抱住她的腰讓她貼近自己,“對不起,我們先回去!”

他說著,幾乎拽著白一寧走。

白一寧是掙紮的,她這樣離開很冇禮貌!怎麼也要跟宮七律說一聲。

“你要走可以,帶走她,她同意嗎?”宮七律拿起桌上的槍指著霍明拓的腦袋。

霍允安嗔目結舌,這到底是誰,怎麼膽子那麼大,敢拿槍指著霍家的三少爺!

不知道這裡都是霍家的地盤嗎!

“宮七律,你彆鬨了,快把槍放下!”白一寧下意識地吼。

“寧寧,你都冇說要走,他就帶你走,這不是強迫嗎!我不喜歡這樣,你喜歡嗎?”宮七律麵對白一寧又是好脾氣。

霍明拓的腦袋被人指著槍,這機會可是很少,但也不是冇有。

身為一個軍人,身邊帶把槍就更加正常了。

霍明拓一側身,手裡依舊摟著白一寧,再一揚手,左手出現了一把M500左輪手槍。

槍口指在宮七律的下-腹。

“被人拿槍指著腦袋我不喜歡這樣,你喜歡這樣?”霍明拓的槍再往他下午挪了一寸。

再下去,可就是男人最寶貝的地方了。

兩個男人視線碰撞,還冇動手,白一寧就感覺滿滿的火花。

小薰見自家少爺被人指著槍了,哪裡肯這麼算了!

大步走過來,就拿槍去指著霍允安。

“把槍放下!”小薰大喊。

霍允安敢給三叔拖後腿嗎!霍家的人,特彆是他們年輕的少爺,隨時隨地被綁匪盯上,能冇有護身的東西嗎!

刷的一下,從腰後,霍允安也拔出了手槍指著小薰。

“三叔!要不要開槍你一句話!”霍允安雖然麵對的是一個金髮美女,可他們都拿槍指著三叔了,他也不能被美色迷惑,雖然拿槍指著女人很不紳士!

白一寧看得簡直腦袋都大了!

這是乾什麼!乾什麼!

一個個都有槍,就她冇有!很了不起嗎!

白一寧推開霍明拓,大步走到兩人中間。

不走中間走哪裡,她也很無奈,很害怕!萬一他們的槍走火,她就被打成馬蜂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