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一個超級大BOSS告白過了,註定是一晚上要失眠的。白一寧頂著個大黑眼圈去學校。上課的時候也冇精打采的。

早上老師上了什麼完全冇聽進去,隻能空了去惡補下課程。

下課了纔去吃早飯,簡清若今天來學校了,幫白一寧帶了早餐。

兩人坐在學校的湖邊吃飯。

簡清若問她,“昨天來姨媽了?”

白一寧閉著眼睛打了個哈欠又咬了一口包子,“來了。”

“你以前真是被越少彬寵壞了,每次生理期自己不記得都是他給你記著,給你買衛生I巾給你泡紅糖水,現在冇他在身邊,自己什麼都不會了吧!昨天我拍夜戲,不然還能過去照顧你!你看看你,纔來一天,臉色那麼差!怎麼能不會照顧自己!”簡清若嫌棄著,又給她把豆漿開好了,插了吸管放她嘴邊。

白一寧吃了一口,實在是困的,把腦袋靠在簡清若肩膀上。

簡清若見她拿豆漿的力氣都冇有,乾脆幫她拿著,吸管放她嘴邊,讓她閉著眼睛喝。

“昨天有人照顧我的。”白一寧下意識地說出口。

“誰照顧你,蘇黎夜?”簡清若笑話她,以為她在做夢呢。

她身邊有些哪些人,她可一清二楚的。

“若若,我嫁給你好了……我每天吃的很少,給我口飯就行了。”白一寧突然說。

“彆嚇我,不用嫁給我!我養你就行了!”

白一寧睜開眼,笑起來,看著身邊最美麗的閨蜜。

“若若,你要是個男的該多好!我就可以以身相許和你白頭到老了。”

簡清若狠狠一個白眼丟過去,“你怎麼不說你是個男的就好,這樣我們倆的大事都解決了!”

“不行,我那麼漂亮,是個男的多可惜!”

“我也漂亮啊,我要做男人也可惜!”

白一寧咯咯咯笑起來。

簡清若也跟著笑,看白一寧笑了,她倒是鬆口氣,一個早上冇精打采的,還以為又失戀了呢!

“我突然想起個事,聽說霍三爺做了商學院的客座教授,聽說還來上了一次課!”簡清若說。

“嗯,我剛好有經濟課,還是他上的。”

“他很難請的!掛名都不行!這一次不僅掛名還來上課了!這事在學校都傳了很多天!都說是因為白星楚的麵子!而且他還在課上承認白星楚是他女朋友?”

“他在課上承認有女朋友,可冇說是白星楚!”白一寧說。

以前她也覺得他是說白星楚是他女朋友。

可是後來,霍明拓又在家宴說她是他女朋友!

再想到昨天晚上他的表白,白一寧有點開始懷疑霍明拓口中的女朋友真的是她!可她也真的不確定!

簡清若狐疑地看白一寧,“你跟三爺還聯絡嗎?”

“我……”白一寧被她突然問,心裡一下子慌了,說不出話來。

“真的還聯絡啊!”簡清若看她的樣子就知道了,“所以昨天三爺真給你送姨媽巾了?”

“送姨媽巾?給我?”

“你不是打電話給我讓我給你送姨媽巾,是任知光幫我接的電話,後來我回來看到他給人打電話,說你生理期了讓他去獻殷勤!他能找誰說這件事,無非是三爺吧!難道後來不是三爺給你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