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聽著沈阿姨隻跟他相依為命似的,沈阿姨不是還有霍家那位董事長容爺嗎?

“我爸跟我媽很早就離婚,我爸身邊的女人你見過,是他新女友。”霍明拓隨口一說似的,起身就去廚房。

冰箱裡還放著一些菜,雖然不太新鮮了,但是也能做。

白一寧一時半會兒都消化不了霍明拓說的那些資訊!

雖然資訊量很少,但她是真的震驚。

原來沈阿姨很早就和容爺離婚,一直跟霍明拓相依為命的!沈阿姨看著很樂觀,可是每天卻要看著自己曾經的丈夫和彆的女人一起。

所以霍明拓一直要照顧自己母親,他會做飯也就不奇怪了。

家裡雖然有傭人,可是霍明拓親自照顧母親給她做飯,那和下人又是不同的。

難怪沈沐那麼樂觀開朗,大概是這個兒子真的給了她很多溫暖。

她捧著紅糖薑茶靠在沙發,看著霍明拓在廚房裡忙碌。

他繫著圍裙的樣子真的也好帥!

她總是好容易被他迷得團團轉。

又好容易不生他的氣。

哪怕白天看著他和白星楚在一塊,哪怕剛一進門就被他摁住強I吻,她好像麵對他偶爾的溫柔和體貼,總是容易繳械投降,潰不成軍。

霍明拓做了兩個蔬菜,一個葷菜,還有一個冬瓜湯。

家裡的盤子和碗都很普通,可是他做的菜放進去之後,搭配起來就看著好精緻了。

他確實做的很快,她靠在沙發上眯了一會兒的功夫就好吃了。

她是被他叫醒的。

她迷迷糊糊睜開眼,就發現自己坐在餐桌前了。

麵前是碗筷還有熱騰騰的米飯。

他是抱著她到椅子上的,看著她眯眼睡覺,等飯差不多不太燙了才叫醒她。

她醒來的時候,就看到霍明拓在吃飯了。

“你醒了,吃吧。”他淡淡地說。

他也在吃。

她看著他一張一合的嘴,覺得他連吃飯都那麼帥。

嘴角有些腫,是被蘇黎夜偷襲打的一拳。

他還說過,這一拳他不會那麼算了。

她想求個情讓他放了蘇黎夜一次,但是話到嘴邊還是冇說。

他們就是安靜的吃飯,誰也不說話。

原來霍明拓做的飯那麼好吃!

姨媽來的第一天,開頭很糟糕,結尾,好幸福的感覺。

吃完飯,白一寧本想去洗碗。

“今天冇作業?”霍明拓起身收了碗筷問。

“在圖書館做完了!”白一寧說。

霍明拓嗯了一聲,“去休息吧。”

“那個碗筷你放著,明天我來洗!”

霍明拓顯然冇準備聽她的,重新繫了圍裙去廚房洗碗筷。

看著她忙碌的身影,那寬厚的肩膀,突然讓她覺得好踏實。

白一寧去冰箱找了一塊冰塊出來再拿毛巾綁住冰塊。

“明拓!這個給你!24小時內冷敷好的快!”白一寧拿了毛巾是給他敷臉的。

明拓?她突然這樣叫他的名字。

他看著她,望了半響。

“放下吧。”他說。

“我幫你敷著吧!就找出一塊冰塊,放著化了浪費!還不如化在你臉上呢,還有效果!”白一寧說著踮起腳尖把毛巾敷在他嘴角處。

霍明拓依舊望著她,似乎把她望進心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