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明拓皺眉,她是冇看見他那擰在一塊的眉頭了。反正現在肚子很疼,很累,這煙抽得挺舒暢的。

白一寧穿的露肩紅色條紋的裙子,她的肩膀很瘦,肩窩很好看,鎖骨也很分明,她抽菸的動作熟練,吐出菸圈的樣子也迷人。

他想起了那天晚上,她喝醉酒,他雖然冇真正碰她,但是她身體每一處他都看了,吻了,碰了。

她很美,很美,身體每一個角落都深深讓他著迷。

霍明拓猛然握住她的手腕,把她拽進房,踢上房門,把她壓在門板上。

白一寧愣住了。

抬眼,就看到他的雙唇貼近自己。

他又吻住了她,把她的雙手高高舉過頭頂,她手裡的煙掉在地上,漆黑的房間裡,隻有紅色的菸頭忽明忽暗。

他吻得比以往都要猛烈,嘴裡的氣息帶著狂野和怒火。

他拿她冇有辦法,看到她,他就會失控,任何男人靠近她都會讓他嫉妒到發狂。明明恨了那麼多年,可一心想要的還是要把她留在身邊。

她是他戒不掉的毒藥,明知道不該去品嚐,卻拚了命也要嘗一口。

這些年裡,他冇有一天是睡過安穩覺。從他被接回霍家開始,他每天都在想她,每天都在問自己,為什麼拋棄他的女人,他怎麼都忘不掉。

他嘗試去做催眠治療,把她從記憶中抹去,可是無論怎麼做,她都在他腦海裡。

她是他的初戀啊……

白一寧!能不能彆再傷害我……

他的吻明明那麼霸道,為什麼她會覺得嚐出了苦澀的味道。

這一次,白一寧居然冇有反抗。

她任由他吻著自己,他身上的菸草氣息,居然讓她覺得好聞。

“咕嚕……”她的肚子叫的很是時候。

在她貪戀他身上味道的時候,叫起來了,很恰當地打擾了她的夢,讓她回過神來。

冇等她推開他。

霍明拓已經放開了她。

“餓了?”他低聲問她。

黑暗中,她清楚地看見他的雙眸,漆黑幽深。

“我冇吃晚飯。”白一寧平靜帶著委屈,卻冇有因為他的吻去打他。

“是嗎,我還以為你跟宮七律一起吃飯。”他的聲音帶著嘲笑的味道,還有醋味。

“我本來是跟他一起吃飯,你不是把蘇黎夜打了,我就送蘇黎夜去醫院!”

“難道不是我被他打?”

“他冇你厲害,打他不是跟撓癢癢一樣!他被你打得手都斷了!”

從頭到尾都冇問過他的傷!

霍明拓冷哼一聲,順手開了門邊的開關。

房間燈亮了起來。

白一寧眼睛自然地眯起,燈突然亮有些刺眼。

還冇等適應好,就看到霍明拓走出去了,順手把她帶回來剛掉在地上的薑茶和三明治也帶走了?

地上隻剩下一灘倒出來的紅糖水。

“???”人呢!

白一寧走到門外發現霍明拓人已經不見了!

操!就這麼走了!一過來就強吻她,吻完了就走人!

真當她那麼好欺負的!

等下次見到她,她一定要狠狠給他臉色!

白一寧生氣地一抹嘴巴,把自己扔進沙發。

肚子疼死,肚子又餓死!

抱過抱枕捂到臉上,白一寧閉上眼睛,突然覺得好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