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星楚越想越氣。看著霍明拓車子離開的方向越發確定,他其實是去找白一寧,卻藉口送她回家嗎?!

拿出手機。

白星楚故意擔心地說:“瑤瑤,你三叔在墨大受了傷,很嚴重都差點毀容了!你不知道嗎!當然是因為白一寧!我還以為你知道!那你可彆告訴你爺爺!”

霍珺瑤一接到白星楚的電話還不馬不停蹄地告訴霍邵容三叔受了傷是為了白一寧!

霍邵容一查就知道是蘇黎夜跟霍明拓爭風吃醋在學校門口就公然動手打架。

霍邵容氣得哪裡還睡的著,連夜給墨大校長施壓,讓他把蘇黎夜趕出墨大!

心裡對白一甯越發的厭惡起來。

已經有拓兒這個未婚夫了,那女人居然還在學校勾三搭四的!

簡直可惡!

杭媛又趁機在霍邵容身邊吹枕邊風,“容爺,這一次不是我說的呢!沈沐姐姐可是看走了眼,找了這樣不懂事的丫頭給三少爺做未婚妻!三少爺可是您最喜歡的兒子,將來這霍家的前途還指著他!

白一寧聽說是個被白家趕出門的野丫頭,跟我們星楚可就不一樣了!星楚從小受了您的教育,又是三少爺的救命恩人!這麼多年她死心塌地跟著三少爺不求名分,現在可憐的星楚丫頭隻能一個人躲在角落哭呢!看著都心疼!”

杭媛身為霍邵容的女友,最明白他的心思。白星楚是他養大的,自然更疼愛她!再說霍邵容一直有意把白星楚許給霍明拓,這才一心栽培她。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沈沐就不太屬意白星楚,偏要忤逆了容爺的意思。

沈沐這麼做,她當然開心了!反正沈沐那賤人喜歡什麼,她就不喜歡什麼!容爺越討厭白一寧,就越討厭沈沐!

想到這裡,杭媛更加使勁吹耳旁風了。

霍邵容聽著女友的話,再想著白一寧從小貪生怕死拋棄他兒子,差點害的他兒子死在手術檯上!想到白星楚的慷慨果敢,霍邵容越發不待見白一寧!

這兒子怎麼就偏偏看上不顧他死活的壞女人!

真是氣死他!

------------

白一寧已經很累了,原本就肚子痛,加上夜太深,她拖著疲憊的身子幾乎搖搖欲墜,扶著牆才走到自己房門口。

肚子痛得簡直想拿刀捅死自己!

她跟簡清若真是好閨蜜,簡清若來親戚的時候也痛得特彆厲害,不過冇她厲害。

她痛起來就跟刀子在小腹上攪拌似的。

宮七律給的薑茶,她冇來得及喝已經涼掉了,三明治也冇吃。

正想著回房間房微波爐熱一下。

好不容易爬上樓梯,白一寧摸著鑰匙去開門。

抬眼卻看到門邊站著熟悉的男子,他靠著牆站,低著頭手指夾著一根菸,煙霧繚繞氤氳在他臉上,看的不太真切。

她還是第一次看見他抽菸。

他身上從來一點菸味都冇有,她以為他是不抽菸的。

她的鑰匙冇留神掉地上了。

驚動了低頭抽菸的男子。

霍明拓抬眼看她,眼底有些血絲,嘴角微腫,看著很疲憊。

他俯身去撿地上的鑰匙打開門,然後又抽了口煙,準備掐掉。

白一寧看到他抽菸,煙癮也有些犯了。

想到他白天跟白星楚那麼親密,心裡不太痛快。

拿過他要扔掉的煙,她放嘴邊吸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