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裡猛然一緊,白一寧揹著書包就跑過去。

宮七律不愛看熱鬨,彆人的熱鬨更不愛看,但是白一寧過去了,他自然也走過去。

是蘇黎夜跟霍明拓打起來了!

蘇黎夜一拳頭過去,霍明拓一手就握住他的拳頭,看似輕鬆地一推,就把人推開好遠,蘇黎夜不死心又跑上來用腳踢,結果霍明拓腳都冇動,一巴掌把人打出去了!

“蘇黎夜!!”白一寧跑過去,攔住蘇黎夜,“你乾什麼!”

“白一寧你給少爺我讓開!”蘇黎夜花了那麼多天時間才查出來,原來白一寧喝醉酒被霍明拓給撿走了!

這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明明有女朋友還招惹他們家白一寧!

“你給我住手!你再打架,學校肯定會開除你!”白一寧大吼。

“嗬!少爺我纔不怕!有本事學校就開除我!這學校收了我們家那麼多錢,說開除就敢開除嗎!彆操那心!老子今天就是要打人!打得他娘都不認識!”蘇黎夜說著又衝上去和霍明拓打起來。

那身手差的實在太大了。

蘇黎夜根本連對方衣服都碰不到,就被霍明拓打開好遠,打得他鼻青臉腫了,蘇黎夜還不放棄,跟吃了興奮I劑似的,盯著霍明拓眼底赤紅,幾乎想殺了他!

碰他的白一寧,趁人之危的偽君子!他蘇黎夜今天死都要跟他拚了!

“彆打了!!”眼看著霍明拓冷漠地一拳下來,白一寧衝到蘇黎夜麵前盯著霍明拓。

霍明拓本來真是不想打這麼個小孩子,可今天白一寧的行為早就惹怒了他!

又一個白一寧的愛慕者來挑釁他,簡直是找死!

“他先動的手,這裡所有人都看見,你讓開。”霍明拓冷哼。

白一寧哪裡肯讓,盯著霍明拓目光堅定。

維護彆的男人的樣子,他可真是不喜歡!

再看人群中那金髮的男子宮七律饒有興致地看好戲模樣,霍明拓的臉色都變得陰鬱。

這個女人可真是半點冇把他放眼裡,跟這些男人如此糾纏不清!

他還真是打死一個算一個!

“你打蘇黎夜,蘇家也不會罷休的!”白一寧說。

霍明拓簡直覺得她可笑,“你以為我會怕?”

他當然不會怕!蘇家能怎樣!無非是被人打落牙齒往肚子裡吞!

蘇黎夜這個白癡來惹霍明拓乾什麼!

“媽的!藐視我們蘇家!以為老子好欺負是吧!老子今天就打死你!”蘇黎夜蹭的一下就起來,趁著霍明拓怒目著白一寧,上來重重一拳砸了霍明拓的臉上。

白一寧睜大眼睛。

人群裡一陣驚呼。

原本站在一旁勸架的白星楚也是驚呼,上來就擔心地喊:“明拓哥!”

霍明拓嘴角出現了血絲,他手指一揩,眸底越發冷酷陰沉。

“找死!”霍明拓上前揪住蘇黎夜的領子,一拳頭對著蘇黎夜挑釁的臉。

蘇黎夜覺得自己終於打到他了,也是很得意地挑釁他。

“不要!!”白一寧下意識地抱住霍明拓的手臂。

蘇黎夜臉上都是血,霍明拓發怒的一拳打下去後果有多嚴重,白一寧早就見識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