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明拓嗯了一聲,和白星楚走開了。

“寧寧,是吃醋了?”宮七律見白一寧都咬牙切齒半天了,挑眉問。

“哈!哈哈哈!我吃什麼醋!吃誰的醋!我還能吃醋!我最不喜歡吃醋,我喜歡吃醬油!”白一寧哈哈著,又咬牙切齒。

“你們男人怎麼那麼陰晴不定的!非要腳踏兩條船纔開心嗎!一心一意的不好嗎!”白一寧氣憤地說。

“不是每個男人都喜歡腳踏兩條船,我就不喜歡。我一直很專一!”宮七律說:“我可能這輩子不會喜歡彆的女人。”

“你喜歡男人?”白一寧問。

宮七律眼角一跳,“我不喜歡彆的女人,隻喜歡你。”

“……”

還讓不讓接話!怎麼接話!

白一寧想到個事,“你真的去我家提親了?拿了一百億的聘金?”

這是霍明拓跟她說的。

宮七律疑惑的樣子,“寧寧你不知道?”

“我當然不知道!我以為霍明拓騙我!”

“當然真的,不過聽說你父親不能做主,誰能做主?”

“我的婚姻大事我自己做主啊!你要提親你直接找我!呸!我的意思,以後有什麼事不用經過我家裡,直接找我!”

宮七律似乎認真地點頭,從衣服內側口袋拿出一張支票,“上次填的一百億,那給你吧。”

“???”一百億!不是一百塊!怎麼隨便給的!

“你乾嘛……”

“提親,我要跟你結婚。”

“……”

瘋了吧!連續兩個男人跟她說結婚!

“婚姻大事,你不是自己做主嗎?這是我的聘金,不夠嗎?那再加個零?”宮七律見她的樣子說。

“……”加個妹的零!

白一寧很確定她不認識他!那就懷疑這男人腦子有病了吧!

可是看著人模狗樣的,一點冇病的樣子!

“我腦子冇病,這是比常人知道更多一點事而已。我們很早就認識,那時候,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宮七律似乎猜到她的所想。

“我想起來了,你是我小時候認識的對嗎?蘇黎夜跟我說過的,我小時候認識個男人的,喜歡的死去活來,非他不嫁的!好像那個人是你嗬……小時候童言無忌,你可彆多想了!看在你今天這麼仗義相救的份上,我交你這個朋友!但是提親的事不能再說!”

“那說什麼。”

“說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要提結婚!我不會跟你結婚的!我拿漂亮的臉蛋發誓,絕對不會嫁給你!”

“寧寧……你這樣很傷人!這些話我不愛聽!”

“那你也得聽啊!我都說了小時候童言無忌,我記得也跟你說過,我有喜歡的人!所以把支票收起來,彆動不動用錢砸人……”雖然砸的很爽。

可這錢她也不能收!

“可能是我冒昧了!結婚之前要有個相處的過程,兩個人彼此都有感情了,才能結婚。”宮七律說:“我等到那一天。”

“……”怎麼說不通呢這人!

宮七律知道她認錯人了,她小時候不認識他,他也一樣不認識她。既然她誤會了,那就讓她誤會吧。

一走出校門口,發現學校門口很熱鬨,圍著一大群人。

透過人群縫隙,白一寧隱約看著是霍明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