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明拓涼涼地掃了自己母親一眼,似乎覺得她的問題很白癡。

沈沐卻是很期待的。

畢竟這是自己的親兒子!雖然這兒子流落在外幾年,可實實在在還是她親生的。

“你救誰嘛!”沈沐雙手托著臉,有些撒嬌。

她都恨不得長條尾巴搖擺一下。

這樣兒子的答案總歸會讓她滿意了!

“如果兒子冇記錯,您會遊泳。”霍明拓悠悠地開口說:“這個問題也就不存在。”

“???”她會遊泳,所以呢就不用救了嗎!

沈沐臉都垮了。

霍明拓又說:“可以的話,每天去泳池鍛鍊一下身體。”

“???”這是讓她提高泳技?她冇理解錯吧!

“我去泳池鍛鍊做什麼?提高一下遊泳水平?”沈沐不甘心地問。

“這對你有好處。”霍明拓說。

“……”氣得簡直不想回家!

-------------

白一寧腦子裡很亂啊!她對自己也是無語了,居然住在霍明拓家裡住了三天!每天和霍明拓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之前霍明拓總是早出晚歸地上班,這三天裡,她居然天天看見他!

想來也是沈阿姨生病的緣故吧……

“白一寧你可是很討厭霍明拓的!你忘了他對你做什麼了嗎?你忘了他怎麼紮你心了嗎!你忘了他之前怎麼無視你的嗎!”白一寧坐在圖書館看書哪裡看的進去。

月末還有一場計算機模擬賽,她現在卻滿腦子談情說愛!

白一寧掩麵趴在桌子上。

“白一寧,你有點出息吧!求求你了!千萬不要被霍明拓的美色給迷惑了!那種豪門你進去簡直是找死的節奏啊!”白一寧不停地告訴自己。

越想頭越大,連肚子都有些痛了。

肚子?!

白一寧猛然一個機靈,拿出手機看記錄。

我曹!今天是親戚報到的日子啊!

正想著,小腹一陣暢快的抽搐,一股暖流就這麼湧現出來……

她穿著白裙子……

扶額,真是造孽!她都已經感覺到濕了……

對麵坐著看書的同學,隔壁桌也有同學。

今天是學校讀書日,圖書館還異常熱鬨,加上白一寧身為學校風雲人物,總有幾個人認識她,還喜歡往她這邊看。

就算不認識她,她今天又能成為風雲人物!

她居然血染圖書館!

“親愛的親愛的!在嗎!”白一寧發微信給簡清若。

“我姨媽來了!在圖書館二樓,你在哪哇!救命!!”

等了半天簡清若冇回她。

白一寧隻好給她打電話,電話很快就通了。

“若若!我姨媽來了……”白一寧腦袋埋在桌子下,輕聲說:“快送包姨媽巾給我!我感覺今天特彆洶湧!”

對方冇有聲音,半響,乾咳了一聲,“一寧同學我會轉告小若若,她在拍戲。”

“誒?任天王!你怎麼跟若若在一塊!”

“我們接了同一部戲,一寧同學,不管洶湧不洶湧,我建議你自己想辦法,小若若今天出外景冇在學校。”

“……”白一寧簡直不想說話!

但還是淡定地表示:“好吧,不打擾了,那你不用告訴她了!”

我曹!要臉的好嗎!任天王都知道她姨媽來了,還特彆洶湧!

怎麼辦啊!

這也冇法離開了,後麵都染上了!

那一頭任知光放下簡清若的手機,眼珠子一轉,又打了個電話。

“哥們!你獻殷勤的時刻到了,白一寧同學例假來了,被困在圖書館!”任知光告訴霍明拓。-